当代写意山水风景油画美术作品 现代工笔牡丹花卉油画艺术作品 传统表现人物肖像油画美术作品 写实印象楼梯建筑油画艺术作品 古典抽象静物抽象油画美术作品
山水风景油画 牡丹花卉油画 人物肖像油画 楼梯建筑油画 静物抽象油画
标题: 公共艺术论坛
作者: 陈逸飞、朱成等 时间: 2000年

公共艺术论坛
主持人:朱其
演讲人:
邹文 清华大学副教授 公共艺术学者、评论家、中国美协雕塑艺委会秘书长。
任军 雕塑家 西安派昂现代艺术公司董事长、目前中国市场占有率最大的城市雕塑家之一,云南99世博会主雕塑作者。派昂现代艺术公司是最早将公共艺术进行产业化实践的企业,目前有100多位员工。
朱成 公共艺术家 中国最活跃的公共艺术家之一,其作品德阳艺术墙曾经被建设部评为最优秀的公共艺术作品。同时,朱成也是有成就的石刻艺术收藏家。他正在设计将石刻收藏融入建筑空间的新作品。
邓乐 公共艺术家 有许多成功的公共艺术作品,完成了公共艺术专著《开放的雕塑》,目前从事城市景观的规划设计。
仲松 雕塑家 上海浦东大道《东方之光—日晷针》作者,该作品被认为是最新世纪中国城雕的代表作。
陈逸飞 艺术家 逸飞网是本次论坛的主要赞助商,最近完成的浦东世纪大道的环境艺术项目是陈逸飞在绘画、影视、服装、模特等行业之外涉足的新领域。

--------------------------------------------------------------------------------

==
艺术产业和公共艺术的难度

朱 成

今天的话题是艺术产业,但我更想谈的是产业化之下公共艺术的难度,因为,艺术产业无论以什么样的方式去实现自己的诺言,都会给艺术本身带来新的可能,而同时,也带来新的难度,我是雕塑家,是做公共艺术的,我的观念直接取之材料、尺度、重量,每天和不同的题材、空间形式、不同的指令打交道,但对于我们来说是见惯不惊,因为大家都明白,任何一个艺术家,技巧再高,再完美都不可能让所有的人关注,但在我看来让所有的人关注,恰恰不失于一种挑战和诱惑,这本身就是一种难度。正是以下诸多难度,使我以一种意志和决定参与公共艺术的领域:
公共艺术的多语义性
公共艺术的社会功能界定性和指定性
公共艺术的复杂性和矛盾性
公共艺术的多元化文化集合性
公共艺术中材料与想象的共生性
公共艺术要求在公共话语中找到个性的语言
公共艺术的多元性决定了单向度的人和技术无法进入
公共艺术调动一切不合理因素而达合理的目的
公共艺术要求以一种宽容性而超越它自身
公共艺术要求表达一种公众的尊严
正因为它涉及方方面面的问题,社会的、个人的、风俗 的、审美的,难怪有人说现在是一个审美的时代,正因为是审美的,而不是传统意识形态,所以它必然会趋向多元化,而这正是公共艺术和艺术产业的基础。
有了这样的前提,所以,就我个人由衷的愿望和理解来说,艺术产业,不应该是一般所理解的,仅仅是艺术在工业社会也好,网络时代也好,或商业社会的转换,也就是那种实用主义或机会主义的经济转换,那是一种非常平庸的想法,因为在我看来,它应该是艺术家的造诣,投资者的胆识,公众品味的一种公共智慧的结合体现。唯有如此,生产者、投资者、消费者三者之间形成一种不断变化的平衡关系,一种良性循环,它们在艺术创作过程中形成了一个很内在的产业体系。
我已说过,不管我的想象力走得多远,观念建立得多高,我始终回到我的雕塑家本身,这个递进过程,在我从20世纪、80年代初到今天,我发现自己大致经历了这样三个不同阶段:
就时代而言,它们是附从的时代、半开放的时代和多元化的时代。
附从的年代(80年代初),例证:我们在四川某工业城市设计一个《旭日》雕塑,其内容为一女工“左脚向前,右脚在后,右手将工作服搭左肩,左手拿藤帽,挺胸昂首左侧面向东方”由四在班子举手表决通过。这一个阶段是对一种传统意识的屈从,雕塑家是一种隐秘的身份。
半开放年代(90年代初),例证:德阳艺术墙《智慧之光》,雕塑与建筑师、园林师共同参与创意设计,交由四大班子审查通过,从此开始产生一种环境艺术的观念,这一个阶段是对一种环境的服从,雕塑家取得了一种合法的身份。
多元化的年代(90年代末),例证:成都国际会展中心《思源图》、深圳南山图书馆《智慧之门》等,这是由雕塑家以一种独立的身份,创作设计。
优秀的艺术家唯有挺身而出,见义勇为,溶入解放公共艺术运动之中,才能解放自己,而获得独立身份。20年来,中国当代最优秀的一批雕塑艺术家正是经过了这样艰苦卓绝的努力,把中国的当代公共艺术推向了一个更高的平台。从而实现先圣孔子“和而不同”的公共民主空间。
2000年8月

朱成
公共艺术家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雕塑家协会会员
四川省美协雕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
1946年 生于成都
1978年 四川美术学院雕塑系专修雕塑
1984年 城市雕塑《月亮女儿》(全国城市雕塑规划组、城乡建设环境保护部、文化部、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西昌市人民政府)、(日本由梨县美术馆)
1985年 《千钧一箭》获中国首届体育美展特等奖和国际奥委会颂发的特等奖杯(中国奥林匹克委员会、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中国美术馆)、(瑞士国际奥委会总部)
1989年 《晨曦》入选第七届全国美术展(中国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中国美术馆)
1994年 德阳艺术墙主体浮雕《智慧之光》获全国第二届城市雕塑作品展优秀奖(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设部、中国美术家协会、全国城市雕塑建设指导委员会)主办(中国美术馆)
《秋声》入选第八届全国美术优秀作品展(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中国美术馆)
1995年 《朱成雕塑个展》(四川成都)
海峡两岸雕塑艺术交流展(北京中国美术馆)(台湾高雄炎黄美术馆)
1996年中国当代艺术文献展第四回展——《敬畏生命》雕塑原作展
(四川美术馆)
1997年 深圳南山图书馆石刻《智慧之门》(深圳南山区)
《福》选入中国艺术大展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主办(北京)
1998年《天》《亮》《了》桂林国际雕塑创作营 (广西桂林)
1999年 成都加州国际会展中心浮雕《思源图》 (四川成都)
《长江源》环保纪念碑石刻 (青海沱沱河沿)
《启明》第九届全国美展(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
(中国美术馆)
《喜》《怒》《哀》《乐》“世纪之门——中国艺术邀请展1979—1999”(成都市人民政府)主办(成都现代艺术馆)
2000年《免提》等“20世纪中国雕塑学术研讨会”、“中国当代雕塑邀请展”(青岛市人民政府、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主办(青岛雕塑艺术馆)

==
公共空间艺术如何构思
邹 文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公共艺术学者、评论家

中国美协雕塑艺术委员会秘书长


首先我要表达我对公共艺术的理解。什么叫公共艺术?习惯上,大众理解的公共艺术局限在雕塑、建筑、景观上。而我认为,其实公共艺术也包括了在时间及范围上较广,受众人群比较多的艺术,这些都可谓公共艺术。  公共艺术应遵循“多数优先”的原则,关键问题表现在艺术构思。我认为要在当代从事公共艺术的创作一定要排除掉私人的一些东西。历史证明了这一观点,下面我将从历史的角度叙述一下这方面的情况。
   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由于其私有制的社会制度,它的艺术创作遵循的是“少数优先”的原则。艺术肯定只是为少数人服务的,艺术精品被少数人占有。从材料上反映出来,稀有材料制作的,做工比较复杂的,图案比较精美的作品都被贵族占有。有的色彩、纹样甚至为少数人占有。这个时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公共艺术。在商周时代,艺术的绝对拥有者是贵族。从青铜器的列鼎制度就可以看出。但是,在这样的阶级分化严重的时代,我们也发现了公共艺术产生的苗头。出土的春秋战国时期的铜四方案就是一个例证,它至少表明了当时会有四个人同时坐在这张桌案前,共享这件艺术品。而且,在生产力水平低下的氏族时代,必然会促使人类社会生产分工合作的出现。于是,不可逆转地出现了公共艺术。比如,秦始皇陵这样大型的建筑就必须由大量的人力来完成:兵马俑的制作过程就是最早的生产流水线。虽然,它是个人意志的体现,但是它无疑是艺术品批量化的象征。批量化生产,就是公共占有艺术的苗头。工业社会的进步是一个单件的物体的扩散,人类社会最智慧的进步之一就是产品沿袭批量化生产,被大众所占有,也就意味着公共艺术的萌芽已经开始。进入封建社会,还是由于其封建的私有制度,遏制了公共艺术的发展。文人画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文人画完全就是一个个人行为的产品,它表现的题材,使用的材料、技法等,完完全全是画家对自己个性的抒发。而文人画的欣赏者呢?无非是画家自己、画家的亲朋好友,相比之下,并没有从奴隶社会的那种有局限的公共性上取得进步。而当时的民间艺术却承担了传播和发展公共艺术的责任,在很大程度上公共艺术和民间艺术是相辅相成的,很多很优秀的民间艺术正是因为是公共艺术品才得以保留下来。比如传统的木版年画,其艺术品质决不会在文人画之下。而且它的传播形式和产品的批量化,使它进入大众,使好的艺术品得以为大众共享。   资本主义的社会体制也是私有制的,但是它对公共艺术的贡献也是有的。生产力发展到了工业化的阶段,使大型艺术品,比如雕塑,有条件能够实现,成为公共艺术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部分;使小件艺术品能够被大量复制,降低成本,为更多的公众所享有。资本主义标榜民主,所以在一定程度上它会支持一部分公共艺术的发展,这是公共艺术从水底浮出水面的一个很重要的推动力。
   社会主义在公共艺术上是有其必然的优势的。首先,社会主义的体制是公有制,它处处强调社会产品的公有属性,当然也包括艺术品。而且正是因为艺术品在创作的一开始就是以公众为受众的,所以,社会主义社会的公共艺术真正具有最广泛的社会意义。像在前苏联、北朝鲜等社会主义国家,都出现过很多很杰出的公共艺术。而且,这些公共艺术在很多资本主义国家是很难被接受的。
   公共艺术是普及性的、人民性的,诉求对象是大多数人,定位是中性的人群。如漫画、木刻、广告等艺术的传播就非常广泛。我们在强调公共艺术的共性的同时并没有完全排斥艺术家个性和个人的想法。有很多很杰出的公共艺术品的个性也是很鲜明的。比如在中国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出现的一批艺术家,以张光宇为代表,他们在从事艺术创作的一开始就注重作品受众的公共性,但并不是说他们的作品之中就没有个性了,恰恰相反,他们的作品中的个人风格很鲜明。这就牵扯到一个艺术家水平和修养的高低了,艺术家水平高就可以将共性与个性融为一体。

==
大美术、大世纪

陈逸飞

今天的这个题目(公共艺术)特别难做,而要谈的东西很多,我试着来谈一下。
首先要感谢伍劲,感谢他策划这么一个活动。经他的多次商谈与努力,我们今天才能在这个北京最好的宾馆里进行会谈。也许今天我们不会谈得特别深入,也可能谈不出太多的东西出来,但仅就其过程就很有意义。我们在最好的宾馆里开展论坛,并不是要攀比什么,而是要说明最起码的一点——我们不是要小题小做,而是要大题大做。
我们今天谈到公共艺术,就是试图找到一个切入点,来发出一些信息,以把它做得更好。所以刚才几位雕塑家的发言我听得非常入耳,他们谈到的一些问题对我们此次论坛是至关重要的,也正是我们这些做此次组织工作的人所要的切入点。
我要说的另一个问题,也就是刚才仲松反复强调的环境艺术家的问题,我想,从另一个层面,是不是有许多朋友会说他们是在做生意啊,揽点活给艺术家做。我想不是,我与我的一些同事和朋友们都深深地感触到我们的公共环境艺术仍处于初级阶段。我的画廊经济人代理了世界上许多的优秀艺术家,他来中国访问过几次。我陪他到一些中小城市,当看到一些雕塑时,我希望车子开得快一点,我希望他不要看到这些雕塑。或者用点办法(让他不要看到),比如拼命给他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使他的注意力不要集中到这些雕塑上去。我是想强调一点,雕塑或者说城市的公共艺术是一种强迫接受的艺术品。所以说做得不好雕塑,就存在一种审美污染的问题。在我们这个伟大的时代产生了许多好的作品,也产生了很多的文化垃圾。在此情况下,我一直在想,我们能否在一个可行的范围内,把事情做得好一点,我们只是一个参与者,决不可能包打天下,这也是我们在上海浦东的一个试验,浦东的领导年轻,有胆识,素质高,这是我们很钦佩的,我们能够很好地合作。另外,也要有一个良好的机制,也就是说怎么使雕塑家摆脱非常琐碎的事务性工作,而全身心地致力于他的创作上去,我们的艺术公司同浦东政府、同艺术家是互相合作、互相理解的关系,最终把作品做出来,《东方之光》就是成功的范例之一,同时它也是中外合作 的结晶:国家大剧院的设计者、法国的夏邦杰先生是整个世纪大道的策划者,我亦参与其中。我认为,世纪大道的意识,就是时间的概念,以此出发,我们进行了更深入的策划,举行了一个全国雕塑工作者的小型会议,在这个会议上,我们看到了仲松的构思,后虽有种种困难,但终于把这个传统的东西以现代的语言展现出来。我们公司在此过程中主要起到了说服及协调各方的作用,其中当然会有许许多多的问题,我想也不是在这短短的几分钟所能说清楚的。
我经常向媒体谈起“大美术”“大世纪”的观念,也就是说在我们今天的生活还并不是那么尽如人意的情况下,我们的艺术家如何走出画室,为社会做点事,这也是我们的理想。如我们的公司,并不是说我们承包了一个项目,谈多少钱,我们的机制应该说和钱没有太大关系,我们只拿到一些管理费,这样我们在其中的发言的空间可能就更具体、更大了,
关于为什么要用仲松我还想谈一下,年龄的代沟是客观的,所有的艺术家都像在运动场上跑接力赛,每个人都拿着一个接力棒,每一个人都有每一个人的历史作用,我想,象我们这样年龄的艺术家应该把棒子交到更年轻的艺术家的手中。我想这就是我们这一代艺术家所应做的事情。
谢谢大家!

==

雕塑家在公共艺术的位置

任 军

中国城市雕塑在近几年飞速发展,其关注的人群越来越多,引起的社会效应也越来越广。改革开放以来,在中国城市建设的蓬勃发展过程中,城市雕塑作为城市建设大局中的一个极重要的环节也在不断发展。
在过去的二十年间中国城雕发展的变化是十分巨大的,80年代中国城雕在一片漫骂声中艰难生存,由一些没有经过雕塑专业训练的“民间艺人”设计创作的雕塑大量出现在中国的各大城市之中。到了90年代,政府官员和老百姓对城市雕塑艺术有了逐渐了解,而此时一批从美术学院雕塑专业毕业的受过训练的雕塑家开始从事城市雕塑的创作,从这个时候开始,中国城市雕塑进入了学术性的探索阶段。但长期以来,有许多雕塑家不愿意从事城市雕塑的创作,认为城雕创作过程中受到甲方的约束太大,艺术家的个性得不到发挥,和甲方的交流也存在着困难。因为没有任何关于如何与雕塑兴建的甲方协商、谈判的理论研究,也没有任何师资力量在美术院校从事城雕谈判等问题的教学,一切都靠雕塑家在实践中摸索和总结。而这一点恰恰是当今雕塑家应该思索的问题:甲方提出的要求违背了艺术家的创作规律,而艺术家希望尽量在作品中注入艺术理想,如何解决这一矛盾,这就需要当前的雕塑家理解政府官员和甲方。不管如何,甲方的出发点是好的,也是希望兴建好的城雕,艺术家如果不理解甲方的理想,放弃与甲方的沟通,任由一些非专业人士做出大量城市败笔类型的城雕,其实是很不幸的事情。雕塑家应在受众的反馈下从事大量实践,城雕艺术的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才会更好。
随着城市建设的发展步伐加快,现在已经进入了一个个性化城市建设的阶段,对城市雕塑的需求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90年代激昂向上、腾飞激进的英雄主义气质的雕塑曾经流行在大城市中,现在已经转向了小城市或已绝迹。城雕已走向多元化,容纳现代艺术的内涵会更多。我也一直在为自己的艺术观念寻求机会去突破,毕竟这是每个艺术家不灭的理想。何况城雕是对公众、社会、城市建设产生长久而广泛影响的艺术,雕塑家应为此负责。在现在这样一个时期里,雕塑家只有理智地实现艺术、技术、谈判、管理等诸多因素的巧妙融合,公共艺术才能发展得越来越好。

 
中国本土主义画派艺术:山水风景牡丹花卉油画、人物肖像楼梯建筑静物抽象油画图片
现当代美术批评艺术欣赏、艺术新闻、本土化画派艺术家  雷亮艺术网 www.LeiL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