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写意山水风景油画美术作品 现代工笔牡丹花卉油画艺术作品 传统表现人物肖像油画美术作品 写实印象楼梯建筑油画艺术作品 古典抽象静物抽象油画美术作品
山水风景油画 牡丹花卉油画 人物肖像油画 楼梯建筑油画 静物抽象油画
标题: 费大为谈油画——给友人的一封信  
作者: 费大为 时间: 2003年02月19日

XXX兄:

好!看了两遍你的文章,犹豫再三,最后还是下决心进行大胆篡改。这使我回想起当年在《美术研究》编辑部的工作。我做编辑时常常是要把别人的文章改得遍体鳞伤才解恨。不过这次有所不同的是,你可以把不同意我改的地方再改回去,我不是编辑,“主权”仍然在你手里。

在修改中我尽可能保持你的文风和你要表达的意思,保持你在对西方艺术和中国艺术的观察中所产生的观点。这是你的个人观点,尽管这里有很多看法我是不同意的,但我对此一律不加修改。

纵观全文,我觉得问题还是在于,你在行文过程中似乎有些拘禁,所以文章仍有些显得不够“提劲”。你可以再改改。但对文章修改的限度很难把握,作者应该在最真实表达自己的时刻停下笔来,不再继续修改,不管这个结果是否符合别人的期望。这和画画一样,你是理解的。过多修改就要“画腻”了。但太早停笔则可能变成一张没有深入的“画稿”。这里如何做才是最好,最真实,最自然,最“有味道”,只有作者自己心里才知道。至于其中的一些观点和看法上问题,有不少是你现在真实的思想状态的自然的表达,改了反而不自然,不真实了。别人可以同意或不同意,但文章的首要是自然坦诚,其余的都是次要的。

栗宪庭的文章和你的笔记我看了,我想我基本上是同意和理解栗的观点的。国内“油画界”的确存在着过分追求技术的倾向,象栗所说,把油画语言误解成一种“手艺”。他关于石冲的例子举得很好。在我看来,油画能否被称之为一种“艺术”,全部取决于它是否将其精神的内容最完全地表达出来。离开精神而谈技术,这种技术只是有害的。中国油画之所以匠气太足,其原因就在于把技术看成艺术。你所说的“精益求精”的问题和栗宪庭所说的观点并不形成对立,因为他并不是要否认技术的重要性,只是反对离开精神的技术。画画当然有好坏之分,但当一个人无话可说的时候是无法去研究说话技术的,也无法去“精益求精”,中国学院派油画的基本毛病就是把这个关系弄颠倒了。艺术是有生命的思想所创造出来的,从文艺复兴以后的油画大师的作品中我们都能够深刻地体会到这一点。他们之所以成为大师是因为他们的作品中闪耀着灵魂的活力,而正是这种深不可测的精神使他们作品中的技术获得了生命和魅力。真正的“精益求精”应该是对艺术理解的升华,是对任何外在的标准提出疑问,是对自我的更加深入的发现。只有在这个前提下,艺术家才有可能去发展他自己的技术。技术是可变的,但是衡量技术高低的标准大概是不变的:那就是看这技术在多大程度上传达了精神,提升了精神。技术是需要的,但真正的大师在画画时是可以忘记技术的,他也可以使观众忘记技术的存在。故古人言“得意则忘象,入理则忘言”,又有“无法之法,乃为至法”之说。中国学院派油画作品使人看见的,是很多的“象”和“言”,却很少有“意”和“理”。这也是失去传统的一种表现;说穿了,也是失去技术的表现。

说起传统,我还想起了另一个问题。中国人学西画,包括搞现代派,表面上是对传统绘画的否定,实际上却也是传统得之以延续的一种方式。中国人学习西方的艺术,往往学的是其表面的东西,而对其根本的东西束之高阁,不予理睬。西方近代文化发展的一个根本动力之一,是它的自我否定精神和批判精神(见卡尔·亚斯贝尔斯《 历史的起源与目的》)。然而中国人学习油画,却有另外一套方法、精神和态度。例如,把艺术归结为一些与特定技术相关的、可以重复繁衍的程式。就象临摹古画一样,临一万遍就有可能比前人画得更好。重复一种技术程式来体验前人的创造,并通过这种体验去接近自然,是中国传统文化延续自己文化的方式。重复别人的程式意味着打开一个窗户,人可以通过这个窗户去看世界。这是典型的中国人的方法,本身并无可以指责之处。问题在于,油画这种形式是否能够承受这种方式?能不能用画中国画的方式去画油画,把重复的程式作为技术提高的唯一途径?推而广之,所有从西方进口的艺术形式-现代艺术、当代艺术,等等,都有这个问题。中国艺术家一方面以极其严肃认真的态度努力学习西方艺术,以求通过“国际接轨”而“赶上和超过”西方艺术(这本身是一个极大的笑话),另一方面,他们却是在用非常中国化的方式去展开这个过程。这个现象恐怕是中国当代文化里的一个非常深刻的矛盾。

我并不是说要实现百分之百的“西化”,把中国的方式扫除干净。我想要说明的是:很少有中国艺术家意识到他们自己的中国方式,他们大多数只是以为自己在继续西方的一种传统而已,并且他们坚信只要锲而不舍,就能做的和西方人一样好。他们不知道这恰恰是与西方文化模式内在的发展逻辑相违背的,他们也不知道,他们所不自觉的中国方式对他们来说恰恰可以成为一种可以利用的、非常可贵的资源,他们应该更为主动地从中去衍生出一种新的中国文化形态。(在没有意识到这个矛盾的情况下,中国的当代文化当然也可算是一种“新的”文化形态,不过它是被动形成的,只是一种以西方为中心的外围文化。)在文化的互相影响中占主动地位或被动地位是很不一样的。

我已经离题太远。就此打住了。有时间再好好聊这些问题。

祝好!

费大为

1998年3月8日

 
中国本土主义画派艺术:山水风景牡丹花卉油画、人物肖像楼梯建筑静物抽象油画图片
现当代美术批评艺术欣赏、艺术新闻、本土化画派艺术家  雷亮艺术网 www.LeiL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