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写意山水风景油画美术作品 现代工笔牡丹花卉油画艺术作品 传统表现人物肖像油画美术作品 写实印象楼梯建筑油画艺术作品 古典抽象静物抽象油画美术作品
山水风景油画 牡丹花卉油画 人物肖像油画 楼梯建筑油画 静物抽象油画
标题: 衣香鬓影的红粉商人! 走近京城最出色女艺术经纪人翁菱
作者: http://finance.sina.com.cn 科学投资 时间: 2001年08月22日

  翁菱说她不是经纪人。翁菱说她是策展人。
  2001年6月,一场声势浩大的当代艺术展览在位于北京王府井南口的中国美术馆拉开帷幕,这场名之为《当代艺术新形象》的展览,汇聚了几乎国内所有当代艺术的顶尖人物,包括方力钧、刘炜、罗中立、王广义、喻红、叶永青、曾梵志、张晓刚、郑在东、周春芽在内,几乎一网打尽。1989年,在中国美术馆也举办过一次同样的当代艺术展览,那次展览因为

枪击事件、闭展风波等等而轰动一时。由此人们对时隔12年后的一次同样的展览心存疑虑,也就变得不难理解。但与12年前的那次当代艺术展不同的是,这次展览显得风平浪静,一切都是那么的井然有序。开幕那天,衣香鬓影,冠盖云集,创造了京城艺术界少见的热闹景象,各大报纸、广播电台、电视台纷纷加以报道。人们都在打听,这次展览到底有什么背景?是什么人,竟然有那样的本事,能同时请到那么多的各界名流前来为这样一次展览捧场?
  其实,圈内人都知道,这次展览什么背景都没有,如果硬要说它有背景,那么它唯一的背景,就是它的策展人是翁菱,一位也许可以被认为是京城目前最出色的策展人的女人;一位事实是经纪人,却不愿承认是经纪人的女人;一位整日行走于艺术圈之内,心灵却时常飘忽于艺术圈之外的女人。
  翁菱是从做画廊起家的。一个从未做过画廊的生手,却能在短短的四五年之内,将一个中央美院画廊办得风生水起。在翁菱的经营下,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中央美院画廊几乎成为了中国当代艺术的一面旗帜。
  至今谈起在中央美院画廊的经历,翁菱还有一种很幸福的感觉。她说,那时候她刚刚从中央美院毕业,做过教师,搞过电影,一会儿南方,一会儿北方,享受着如浮萍般的浪漫自由。“1996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有人把我推荐到中央美院画廊,与中央美院画廊当时的投资方港澳信托谈了没多久,港澳信托就决定把画廊交给我来做了。”
  翁菱出掌中央美院画廊后,立刻实行了一系列疾风暴雨式的改革:改传统艺术经营为当代艺术经营,改复制品经营为艺术家原作经营。翁菱下令,今后非艺术家原作,不许挂在中央美院画廊的墙上。
  在翁菱一系列疾风暴雨般的改革下,本来奄奄一息的中央美院画廊如沐春风,焕然一新。仅仅一年半,画廊便实现了经济上的独立。
  “一年半以后,我们就不再用港澳信托的钱了。一年半以后,我们自己赚的钱就足够养活我们自己。”
  说到这里,这位一再对记者强调自己不是商人的女人,脸上却露出了商人般的微笑。
  几次交往,翁菱给记者留下的印象是个性独立,颇有主见。我曾听朋友说翁菱在做中央美院画廊时,便拒绝与中央美院打交道。我拿这件事问翁菱,“你自己从中央美院毕业,又做着中央美院的画廊,为什么要拒绝与中央美院打交道呢?”她说:“因为我要保持学术上的独立呀。”翁菱解释,中央美院虽然是个大的美术学院,但说到底还是以做传统艺术为主的美术学院,虽然院里也有人做当代艺术,但不是主流。中央美院在学术上是非常传统或者说保守的。“为了学术上不受干扰,我拒绝与他们打交道。”在翁菱经营中央美院画廊期间,所有与中央美院打交道的事,均交由中央美院的合作方港澳中心去处理。
  翁菱做画廊,一开始就直奔了当代艺术,在翁菱的努力下,中央美院画廊很快就在京城做出了名气,因为专做当代艺术,一些当代艺术家在这里进进出出。翁菱今天在中国当代艺术家圈子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与她当初在经营中央美院画廊时打下的根基是分不开的。
  如果不是因为王府井拆迁改造,翁菱说不定会将她的画廊一直做下去。2000年王府井的拆迁改造,中断了翁菱的画廊之旅。翁菱面临着三个选择,一是换个地方,把已经做出了品牌的画廊继续做下去;二是自己办公司,重敲锣鼓另开张;三是暂时歇手,休息,或出国学习。翁菱思考来思考去,做了第二种选择。
  2001年,翁菱的北京当代视觉艺术发展有限公司开张,翁菱任总监,下有员工6名,博士、硕士都有。翁菱的公司没有董事长,没有总经理,翁菱这个总监是公司里最大的官儿。
  翁菱新事业开头的第一件事,就是推出我们前面所看到的《当代艺术新形象》展览。这个展览所囊括的20位当代艺术家,都是今日中国当代艺术的扛鼎人物。这些人物均由翁菱一手圈定。尽管翁菱对自己的选择很有信心,“毕竟在圈子里做了这么多年,谁的东西好谁的东西坏,我的心里还是有数的。”但是听到艺术批评家们对自己的选择表示肯定,她仍旧松了一口大气,因为这证明了她的眼光没错。
  说起这个当代艺术展,最初动机萌发于翁菱在英国做学术访问时。就像许多人所知道的,中国当代艺术和中国第五代导演的电影一样,经历着一个墙里开花墙外香的过程。中国当代艺术在国外的名声要比国内大得多,国外观众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兴趣也远比国内观众要浓厚。
  翁菱在英国访问时,一些国外的博物馆、美术馆听说翁菱在中国当代艺术圈子里的活动能力后,纷纷向她发出邀约,希望能由她出面,组织一批具有代表性的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到自己的博物馆、美术馆展出。翁菱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但又想既然是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展,为什么要首先办到外国去呢?翁菱认为这样的展览应该首先在国内办才对。她认为国人也应该有一个机会,认识一下他们的当代艺术家和这些艺术家的艺术作品。因为翁菱抱着这样的想法,才有《当代艺术新形象》首先在国内的展出。意大利曾有报纸报道说翁菱是个民族主义者,这应该是翁菱民族主义的一方面吧。
  按翁菱的计划,《当代艺术新形象》除了在北京的中国美术馆展出外,还将陆续在上海美术馆、广东美术馆和四川的成都美术馆展出。之所以展出地点都选择在美术馆而不是画廊,也是翁菱的主意,她认为在美术馆展出:第一,规格高;第二,美术馆一般都具有官方色彩,能在官方色彩的美术馆展出,从某种意义上说也表明了官方对当代艺术的承认和认可。有人说这体现了翁菱的幼稚,把展览放到画廊,不但要比放到美术馆便宜得多,而且效果也不会差到哪儿去。但以记者的判断,这里固然有翁菱性格执拗的一面,与翁菱的深谋远虑却也不无关系。众所周知,中国当代艺术的水平虽高,在世界上得到广泛承认,在国际艺术市场上一直保持着很好的行情,但在国内却一直不见起色,市场难以得到开拓,翁菱认为这种局面是由两方面的原因造成,第一,中国当代艺术在国内一直得不到官方明确的承认,得不到官方明确的认可,使当代艺术在国内一直给人旁门左道的感觉;第二,国内观众、国内投资者对中国当代艺术的了解和理解,远远比不上远隔了千山万水的西方观众和投资者,这与国内当代艺术孤处象牙塔、孤芳自赏有关,国内观众和国内投资者难有机会接触到国内的当代艺术,当然不可能对它们产生兴趣,更不可能产生感情。翁菱认为,如果能很好地解决以上两个问题,当代艺术无疑将在国内开创一个崭新局面。翁菱之所以选择在美术馆而不是画廊来做这次《当代艺术新形象》的展出,其实隐含了培育市场和开拓市场的意图。
  记者以此询之于翁菱,翁菱笑而不言,只说她6月在北京的展出因为时间太紧,没有来得及做商业方面的工作,她说待到展出移师上海、广州、成都,她一定要腾出手来好好做一做商业方面的工作。由此可见,人们说翁菱不仅是一位出色的策展人,同样也是一位出色的经纪人、出色的商人,并非空穴来风。
  翁菱固执地认为艺术是可以做成产业化的,一直强调当代艺术应该走产业化发展之路。翁菱认为中国的艺术投资人有一个根深蒂固的错误,那就是他们只对历史感兴趣,知道投资历史,却不知道投资未来。
  “当代艺术是西方主流的艺术,中国的当代艺术在西方市场有很好的行情。中国要融入世界,怎么可能永远孤立在世界主流艺术之外?中国的艺术市场怎么可能永远脱离于国际艺术市场?”翁菱说:“投资当代艺术不但可为,而且是大有可为。聪明的投资者应该及早动手才对!”

 

 
中国本土主义画派艺术:山水风景牡丹花卉油画、人物肖像楼梯建筑静物抽象油画图片
现当代美术批评艺术欣赏、艺术新闻、本土化画派艺术家  雷亮艺术网 www.LeiL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