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写意山水风景油画美术作品 现代工笔牡丹花卉油画艺术作品 传统表现人物肖像油画美术作品 写实印象楼梯建筑油画艺术作品 古典抽象静物抽象油画美术作品
山水风景油画 牡丹花卉油画 人物肖像油画 楼梯建筑油画 静物抽象油画
标题:
打抱不平:为了收藏家
作者:
雷亮(LeiLiang.com网站艺术主持)
时间:
05.9.9.

北京的某拍卖行书画预展这几天在昆仑饭店提供了一个平台,可以近距离看看拍卖行的一些操作。艺术进入拍卖鱼目混珠,问题不少,无论是四季拍卖还是大拍,现实造成的问题指向对收藏家不利的局面。收藏家本来就是搞企业的多,研究艺术的少,即使为了收藏作一些研究,还是不足以应付一些收藏面临的现实问题。

1. 二三流画家充斥其间
拍卖行征集作品无法挑选潜力艺术家提供给收藏家。把这次拍卖预展看完,一流艺术家太少,倒是二三流画家满目疮痍。
看了这次拍卖预展,从艺术发展史上面来说,总的感觉是阵亡者太多,陪葬者太多,殉难者太多。
二三流画家为了应付差事,应景之作比比皆是。毫无艺术气质,作画不知所言。
非艺术之材,偏要拜师当徒弟;不是为师之人,却偏要误人子弟。
看看齐白石,教授出了多少死人?有几人成为艺术家?盛名之下,其实难符。为当今中国画坛制造众多平庸之辈,大概不是当初齐老先生的初衷吧?
画家叶浅予的舞者一再出现,姿态统一,表情划一,色彩同一。这种机器似的复印真是利润的摇钱树,不知购买者谁,冤死谁家?
更有当下教授艺术者,教课之闲暇,业余拿起画笔作画,偏偏要把自己的行为挂钩于艺术,谓之创作。生活在死人圈,没有生活,便想到要下乡体验生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感受一下活人的气息。难怪乎要发出艺术院校气氛太沉闷,要出走的呼声。
问题是,娜拉出走之后怎么办?
艺术的发展,就是一股洪流,滔滔江水过后,留下来的,仅仅是那么一点点,一个个高峰,让时间过后拉开距离的人们看得更清楚。
过去一百年的艺术史,成就的只是几个可数人物。毫无艺术才气,碌碌无为者,画一笔画,写几个字,卖几多钱者,遍地皆是。这种陪葬品在当时也许身名显赫,大奖小奖,金牌银牌,众星捧月一般供着,好酒好菜哄着,也是容光焕发,志得意满。时过境迁,现如今,虽不能说门庭冷落可罗雀,倒也是美术史上价值回归,市场上价格回落,逐渐被人遗忘。
真艺术家,耐得寂寞,耐力长久,就像吴冠中,就像林风眠。长期冷落才能长期记住。
我至今没听说吴冠中拿过什么金奖?我也不知道毕加索是什么金牌得主?那些奖,只是给门外汉一个入门游戏规则,一个购买产品的导购。这也无怪乎那么多坐在画架前的人要争先恐后奔向那些在美协做广告的大奖赛,这也无怪乎我们的艺术大赛那么雨后春笋,我们的评委专业户那么繁荣昌盛。
艺术史留下来的,仅仅是那么一点点,几个高峰,艺术高峰。
其余的,都是垫脚石。
“我们隔了几个世纪只听到艺术家的声音;但在传到我们耳边来的响亮的声音之下,还能辨别出群众的复杂而无穷无尽的歌声,在艺术家四周齐声合唱。只因为有了这一片和声,艺术家才成其为伟大。”(丹纳《艺术哲学》,人民文学出版社,北京,p.3)
在拍卖市场,我们看到的,更多的是这些烘托艺术家的垫脚石。
时隔两千年,我们知道的,只是秦始皇,那些秦俑土坑里面还有哪位将军或元帅,并不重要。
一将功成万骨枯。指的大概就是拍卖市场我们看到的这些二流画家吧。
艺术不是传授的,它不是手艺。
艺术是天生的。
生而知之。
违背这个规律,只能是呈一时之勇,昙花一现。
你们看看,齐白石的弟子,到如今有何人还活着?当时打着齐翁旗号者,芸芸者众人,至今要不偃旗息鼓,要不转投他胎。今天预展会上看见一幅画,俨然齐白石再世,上面居然提款道:“齐白石三子齐良迟写”。这种画还敢拿出来给大家看?家祭勿忘告乃翁,你就拿这手笔?

2. 目前市场:短线投机,可;长期投资,不可。
在台面上的没有什么太好的东西可以贡献出来。一些画家都是每天奔走于各个门路,凭着各种关系户才得以进入画廊、拍卖行。实际上画画的时间是挤牛奶一般挤出来的,只是学到了应景的高超技法,长足猛进,而艺术灵感则是几近枯竭。毕加索在和Olga结婚之后,为了应付老婆,也曾被迫加入社交圈子,但他的艺术气质没有允许他继续下去,仍旧回归画室。而我们目前拍卖行的挂牌画家,则是精心研究画展的主题,打电话联系自己的老师、导师,琢磨各个评委的兴趣爱好和风格倾向,投其所好,唯恐不被接纳、授奖。评委一旦离职,画家也就一呼哀哉。
所以,目前市场投钱是可以,但要手快眼快,手起手落,不可长留。收藏家要知道,这些作品不是什么优秀作品,犹如股市上的一只只问题股,进入“ST”已然是“现在完成时”,至少是“现在正在进行时”。
这不像欧美市场比较成熟,可以抓住一个,认定一个目标不放,长线投资,甚至是上一代人的藏品下一代人开始销售。
投机此类作品,只能是以空卖空,以假卖假,如同烂股票,快进快出,万一砸在手里,就如同站在高高的山颠,俯望着幽幽的深谷。跳涧矣?跳楼矣?以身殉难又难舍妻儿,苟活人间又何颜以对朋友同事、江东父老?

3. 高仿品堂堂进入拍卖会乃为一大特色
高仿者多多,假画者多多,设局者多多。拍卖会呈现“三多”现状。难怪看画时身边一个老收藏家边看边直摇头,叹曰:“DJDJ,假的假的!”
前几年,北京前门一带,尤其是大栅栏,很可以看见伪作。那时作伪者还讲究一点伪作质量,提供给客户高品质的假画。作伪者首先要细细考究原画者的生平、用笔、用色、构图以及特别之处,用心体验,进入原画者的感情境界,才能制作出一幅令客户心满意足的高仿品。作品完成,还要对照原画者的提款和用印,颇下一番苦功。
近来,随着艺术品的火爆,价格的上窜,需求大大增加,作伪者也开始急功近利,偷工减料了。原来作伪还讲究“三包”,现在是拿钱就走。
不过,还是有一部分作伪专业户里的高手,本着对客户认真负责的精神,劳其筋骨苦其心智,孜孜以求原作风貌。当然这部分专业户本身也是笔墨高手,大都美院毕业,长期浸染于艺术氛围,参加大会小会专业讨论会,对于原人原作是得其三味。这些人要么不出手,出手要价也高,客户也深懂伪作精品难求,愿打愿挨,两相情愿。
另一个现象是低手伪作大量涌现,进入拍卖行,大有人民战争之势。明白人一看便知,糊涂人久观不散,品之摇头晃脑,指手画脚,得意洋洋于其中。这种低手伪作,拍卖行还是不敢放到春秋两季大拍,只敢放到这样的小拍上来哄哄低手的受害者。
南昌的傅抱石伪作大量横行,流入北京。就曾有过人问我道,要不要傅抱石的作品?有真品,也有仿品。其中仿品还要细分为高仿还是低仿,就好像到超市买电器,质量好和质量差是两个价。
过去是作伪者只敢伪造名家未见著录作品,混淆大众视听,以假乱真,叫人无法考证。现在的骗子连名家名画也敢伪造,公开售假,反正拍卖行不管,照收不误,只要两头交足10%佣金,对售假决不负责任,责任只在买家自己(请看拍卖行的拍卖规则)。
徐悲鸿《单马》,上题“山河百战归民主,铲除崎岖大道平 悲鸿”,64x110cm,纸本立轴,估价220-320,000元。这幅画曾经在拍卖行出现过好几次,而且很多徐悲鸿专著都有著录。可是在拍卖行图录下面竟然一点没提,没有明白标识著录出处。不知是不敢呢?还是心里有愧?既然拍卖行自己也知道这是幅赝品,还要大庭广众之下以假卖假,同时又是心虚之至。
倒是一进大门的林风眠作品Lot50, 《鸡冠花》(69x45cm,纸本轴心,提款“米谷同志留念”),和Lot51《山水》,68x66cm,纸本镜心,RMB100,000-200,000。这2幅画却是引证凿凿,“说明:作于1977年,《林风眠全集》(下集),p125。出版:1994年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为了其估价RMB1,000,000-1,200,000, 不惜拉大旗作虎皮,特作解释,并找到米谷夫人张笑英女士,于2005年8月28日专门做了亲笔说明一纸。“说明:无本款,附米谷家属说明书。此作品与Lot50号拍品先后得自林风眠本人,米谷与林风眠交情甚深,时多有往来”。
两者行为之间,细细品赏,可以了解到拍卖行作为企业的和经理人作为个人的心理矛盾。笑之悲之。
又如,Lot1612,慈禧《龙》书法,201x98cm,蜡笺立轴,估价才RMB12,000-18,000?这也太小看当过几十年皇太后的慈禧?别人写了这么一幅书法,尤其是如此大尺寸,才只值这么几个银子?拍卖行自己也是心知肚明,不敢标高。但求卖出,不求价高,这好像是此次拍卖会的指导方针?
这就好像盗窃,偷盗者必然要和销赃者友好地谈判协商,只有狼狈为奸才能利益共享。
如此之多的假画和高仿,稍有美术知识的人也可以看出来,竟然堂堂进入如此声望的拍卖行,也难怪来看预展的收藏家嗤之以鼻,认为走下坡路。
看看东北的拍卖行如何处理假画?冯大中在一次拍卖会预展上,对多幅出现的仿品愤怒之极,拍卖行立即一一拿下。也可以证明东北那家拍卖行的良心所在。
我在巴黎拍卖行看到、听到的情景,完全不同于北京的某些拍卖行。巴黎黎世留大街某拍卖行的一位古董商为了写拍卖目录上一块中国南北朝石碑的文字,仔仔细细询问我有关情况,查阅大量资料。他们的声望是建立在认真基础之上。他们的立场是站在收藏家一边,对收藏家负责。他们深知,名誉是拍卖行之本,知假售假就是犯罪,销赃者与盗窃者坐同罪。外国拍卖行售假,如果证据确凿,拍卖行的负责人面对的就是牢狱之灾。(见前段时间英国对于某知名拍卖行董事长的拘留报道)
切换北京:首都拍卖行相比外地和外国,负罪包袱不知要重多少倍!拍卖行与作伪者结为同盟,而不是尽心为买家服务。
对于伪作拍卖行是添薪加火,不恨伪作恨行情火爆时间太短,恨收藏家把眼睛擦亮。
知名拍卖行的声望并不能提供保真,拍卖行的声望可能毁于一旦。
中国现行法律不健全导致了拍卖行暂时有机可乘,售假不犯法,连吴冠中《炮打司令部》这种假画的销售者也没有受到惩罚。但总有那么一天,收藏家会通过种种途径,保留种种买家证据,向法律讨回公道,保障自己的利益。
收藏家处于当下假画充斥的环境,建议提高自己的艺术识别能力,一是要分辨真艺术家和假艺术家,二是要分辨出拍卖行中的真品和高仿品,看清楚拍卖行充当的既售真又售假还两不负责的脚色。
【欢迎转载,并请注明稿件来源于“雷亮LeiLiang.com”】

雷亮,2005年9月9日于北京

中国本土主义画派艺术:山水风景牡丹花卉油画、人物肖像楼梯建筑静物抽象油画图片
现当代美术批评艺术欣赏、艺术新闻、本土化画派艺术家  雷亮艺术网 www.LeiL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