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写意山水风景油画美术作品 现代工笔牡丹花卉油画艺术作品 传统表现人物肖像油画美术作品 写实印象楼梯建筑油画艺术作品 古典抽象静物抽象油画美术作品
山水风景油画 牡丹花卉油画 人物肖像油画 楼梯建筑油画 静物抽象油画
标题: 中国经典美术作品选讲3 
作者: 杨奕 时间:  

 七 《游春图》 展子虔 (隋)

游春图{隋} 展子虔

    中国最早的山水画一般认为是隋代画家展子虔所作的山水卷轴画《游春图》。展子虔是中国美术史上颇有影响的画家。他历经北齐、北周而活跃于隋文帝时期。他擅长人物鞍马、山水楼阁。通过这一作品,对于了解我国山水画的发展,具有极重要的价值。

    《游春图》描绘了阳光和煦的春天。远山翠岫葱茏,近水碧波荡漾。轻舟泛于水面,踏春的士人于堤岸策马赏游山川景色。吐翠的新枝,绿染的山峦、大地,天边飘起的朵朵白云。画家把春天的温暖,万物的生机,人心的舒畅、轻松,都展现在一个自由自在、坦坦荡荡的境地之中。如元人所题:“暖风吹浪生鱼鳞,画图仿佛西湖春。”

      这幅画在画法上是青绿填色,有勾无皴。人物与枝干直接用粉点染,是唐代大青绿山水画家李思训父子的前驱。这幅画没有落款,但有宋徽宗及元、明诸代画家、鉴藏家的题识与表录可证。

    隋代以前的山水画,大部分只做为人物画的衬景。南北朝时虽也有独立的山水画创作,但一般还处在“人大于山”、“水不容泛”,树石若“伸臂布指”的早期幼稚阶段。这些现象在顾恺之的《洛神赋图卷》中依然能够看到。《游春图》表明山水画到了隋代,已经发展到了一个新阶段。人与山有了适当的比例,远近关系有所解决。唐人说展子虔的画是“远近山水,咫尺千里”。要说明的是,中国传统绘画中对山水空间远近的理解与认识,与西方绘画不尽相同。西方画理的透视是运用近乎科学的几何方法来认识理解空间的,因此是精确的、自然的。而中国那个时候是通过感觉来认识理解的。虽然它原则上基本符合科学的近大远小、近实远虚的规律,但它不是由尺子、量角器等绘图器械来控制的,而是由画家的意识来自由把握的。因此中国的山水画在构图、透视,处理空间关系上,有着主观的、自由的另一倾向。前者可谓科学的艺术,后者可谓艺术的科学。这种散点透视表现方法,对后来长卷山水画表现万里山川、海阔天空奠定了基础,形成中国绘画传统的重要方面。这是从画理方面阐述山水画的形成与成熟。从哲理上看,人在摆脱了神的控制,艺术摆脱宗教的束缚后,人首先关注的是自身的存在和价值。人物画早于山水画而确立艺坛即为事实。但移情移性于名山大川,则是人的意识、意志、精神的进一步延伸。封建士大夫以“竹林七贤”为代表的“魏晋风度”,更是在隋朝之前对山水画创作的启动。为逃避现实,放荡于形骸之外,游历于山水之间,超拔脱俗为一时尚。对山水画的平远、高远、深远和可望、可游、可居的要求也明显地带着人的主观参与。士人的思想一旦在摆脱神学束缚后,中国传统哲学,儒家思想中的“人本”内涵便更加凸显。以人为中心的赋予生命、精神寄托、品性转移、自我观照,必然由人及物而放射。自此,山水便有了新的价值、新的立意,而外在的准确与否不再成为画家关注,表现的重点。所谓“意境”即为主观对客观的介入。这包括从观察方法到表现方法的主观干预和思想感情的注入填充。

    因为中国的美术与宗教分离比较西方为早;和西方文化复兴比较,又远在科学来临之前,而受着哲学、儒学具有以人为本倾向的人文思想的影响,处处显现人的意识存在。在这个认识条件和思想观念的交点上,成熟了像展子虔《游春图》这样的,区别于后来西方风景画的中国山水画。

    八 《步辇图》 阎立本 (唐)

    唐代是我国封建经济、政治和文化高度繁荣的时期。唐代的绘画在中国美术史上占有十分重要的位置。其绘画的主要特征是:鲜明的民族风格,雍容博大的艺术形象,在用线上“空实明快”、“流动如生”;在色彩方面也厚重明丽、具有更大的感染力。和前代相比,绘画题材更加广泛,画种和画法,技巧也有空前的发展。

步辇图{唐} 阎立本

    阎立本是初唐(公元七世纪)的代表画家。他是画家兼工程设计家,曾主持过长安城廓、兴庆宫等设计工作。唐太宗时任工部尚书,官最高至右相。他的作品有《步辇图》、《职贡图》、《历代帝王像》和《凌烟阁功臣像》等。他的创作紧密地配合唐太宗的政治路线,多画重大政治题材。

    《步辇图》是留传下来最早的一幅反映我国各民族人民要求统一团结愿望的重要画卷。该画描绘了贞观十五年,唐太宗接见吐蕃使者禄东赞来迎文成公主入藏时的情景。画面上乘步辇的唐太宗威严而和睦,穿少数民族袍服的禄东赞精干而恭敬,引导、陪同的礼官神态肃穆,簇拥天子的宫女徐行顾盼,气氛融洽。这幅画不但记录了这一重要的历史事件,而且在艺术之外的政治、文化等方面也有着非同一般的积极意义。

    在绘画技巧上,阎立本继承和发展了魏、隋以来的优秀传统,重视人物精神刻划。用笔较顾恺之的“细密精致”更富于变化,有粗有细,有松有紧,富于表现力。用色上,他吸取六朝的晕染法,能成功地把对象的质感和厚度表现出来。

    阎立本直接反映当时社会的现实主义创作态度,当属创作上的一大进步。这也是封建社会发展到高峰时期,艺术家普遍的一种精神风貌。文人投身军旅,画家面对现实,高涨的情绪使诗歌、书法、音乐、舞蹈等方面都涌现出一大批造诣颇深,建树很大的巨匠。无论是阎立本的与政治生活紧密联系的精彩画卷,还是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王维山水画;无论是画圣吴道子落笔雄劲,神采飞扬,使地轴移,使宫墙动的“吴家样”,还是以周为代表的人物形象丰腴、安然,色彩艳丽的“周家样”,都有着丰厚现实主义的基础和饱满的社会参与热情作底蕴,以不同的角度和风格弘扬盛世精神。

送子天王图(局部){唐} 吴道子

    既便是专一绘制宗教壁画的吴道子,其道释人物也是比照现实生活中的人物,尽显生命,尽显活力,充满着人性与美感。而像阎立本这样的画家,正是将人物画创作从正面推进的一位杰出代表。可以这么说,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的大发展,使人的精神释放出空前巨大的能量,自信、自尊、自豪的情绪和高扬的人文精神,带来了整个画坛的全面繁荣与兴盛。



簪花仕女图{唐} 周昉 

 
中国本土主义画派艺术:山水风景牡丹花卉油画、人物肖像楼梯建筑静物抽象油画图片
现当代美术批评艺术欣赏、艺术新闻、本土化画派艺术家  雷亮艺术网 www.LeiL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