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写意山水风景油画美术作品 现代工笔牡丹花卉油画艺术作品 传统表现人物肖像油画美术作品 写实印象楼梯建筑油画艺术作品 古典抽象静物抽象油画美术作品
山水风景油画 牡丹花卉油画 人物肖像油画 楼梯建筑油画 静物抽象油画
标题: 郭熙
作者:   时间:  

郭熙

宋代杰出画家。字淳夫。河阳温县(今河南孟县)人。世称“郭河阳”。生有异性,才爽过人。熙宁年间为御画院艺学,官至翰林待制。擅长山水,初年多巧细工致,后学李成,锐意摹写,深入堂奥,融贯既久,自成一家,所画寒林,得渊深旨趣,画巨障高壁,长松巨木,善得云烟出没,峰峦隐现之态,无论是构图、笔法,都被称为独步一时。苏东坡有诗云:“玉堂对卧郭熙画,发兴已有青林间。”李成、郭熙都能用丹青水墨,合成一体,当时画院众人争学他们的画法。他常论山的画法说:“春山淡冶而如笑,夏山苍翠而如滴,秋山明净而如妆,冬山惨淡而如睡”。常游名山大川,实地写生。他善作鬼面石,乱云皴、鹰爪松针、杂叶相半。他主张绘画要与现实生活相联系。反对“不可居”、“不可游”的虚无缥缈的山水,反地“因袭守旧”,主张在“兼收众览”的同时师法自然。其作品有:《早春图》、《春山访友图》、《江山万里图》、《关山春雪图》、《幽谷图》、《溪山秋霁图》等。著有《林泉高致》,总结了传统绘画的经验。创“高远”、“平远”、“深远”的“三远法”。为我国山水画的散点透视奠定了基础。
郭熙是北宋神宗朝的宫廷画师,这幅作於1072年的《早春图》,充分体现他的绘画成就,画上如蒸云般充满动感的山石,以及蟹爪般的枝 ,是主要的特色。
画面中央的主山之外,两侧有舟子、渔人、妇人、童子在水边劳动。这是春雪乍融的时节,草木才刚开始发枝,自然界与生民百姓都正开始新年度的生命循环。
  北宋画家对於四季节气与自然律动十分留意,郭熙本人即曾观察四季山水,说:「真山水之烟岚,四时不同,春山澹冶而如笑,夏山苍翠而如滴,秋山明净而如 ,冬山惨淡而如睡。」这幅《早春图》表现的正是如笑的春山。不同於范宽迥然三段的严峻构图,却多了一股微妙的气氛,柔和了物象,也统合了全画远近、深浅的空间感,塑造出可游可居的理想山水。
中国山水画,自从经五代荆浩、关同、董源等画家的创新,山水画的格法逐渐成熟。而继往开来,使艺术造诣臻于最高境地界的,则当推北宋郭熙。郭熙不仅在山水画笔墨持巧、透视方式等方面有许多创造,而且在绘画理论方面亦有创见,故被称为北宋山水画承前启后的大宗师。
郭熙,字淳夫,河阳人。宋神宗时在翰林图画院当过“艺学”。郭熙早年画山水,最擅长山水寒林,以精致细巧见长,这与他倾慕李成的画法分不开。卷轴画外,兼擅壁画,据说郭熙能在高大厅堂的墙壁上,放手作“长松巨木,回溪断崖,峰峦秀起,云烟变灭,(yan)霭之间,千态万状”而有“独步一时”之称。神宗赵顼对其十分推崇,以致殿堂之上多装郭熙墨迹。而新建立的中央、门下两省和枢密、学士院,墙上皆悬其作品。
郭熙不仅虚怀若谷地向前贤学习,而且提倡向真山真水学习,因而郭熙所画山水生动自然,题村宽泛。但郭熙更擅长表现季节和气候特征的山水画,如其名作《早春图》、《关山春雪图》等,或以春天为题,或作雪景,季节特征明显。
郭熙山水画,常以行、草书笔法作枯树,树枝下垂斜伸,如鹰爪;山形奇特似鬼脸;皴法多用淡墨和灵活的圆笔、侧锋,变幻如云,故有“鬼面石、乱云皴、鹰爪枝”之誉,这些技法皆为其根据自然实景而发展的创造。
郭熙的绘画艺术到了晚年更有进步,用笔益壮,境界开阔,气势昂扬。郭熙的山水画发展和丰富了山水画史,开创了山水画的新局面,对南宋画风的形成,也具有先驱作用。
郭熙综合自己绘画艺术上的经验和心得,写下了山水训、画意、画诀、画题四篇极有价值的画学理论,由其子郭思整理补充,题名为《林泉高致》。
综观郭熙一生,他的山水格法和绘画理论,都有独创性的发展。他的绘画艺术渊源于古代大师,而创造出自己的新面貌,他的绘画理论不仅总结了前代与自己的心得,也给后世以莫大影响。故说郭熙为承先启后的山水画大师,并非溢美之辞。

在中国古典绘画美学发展史上,宋代的郭熙可说是一颗璀璨的明珠,其著作《林泉高致》在美学史上的地位不可轻视,漏掉了这一个环节,中国山水绘画美学史就不可能得到完整的表达。那么,郭熙的主要贡献在哪里呢?主要表现在他在《林泉高致》中提出了“身即山川而取之”的光辉的美学命题,并对绘画创作和欣赏进行了充分的阐述。这同时无凝可以说是对张璪“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命题的丰富发展。为什么这样说呢?叶朗在《中国美学史大纲》中对郭熙在《林泉高致》中所提出的“身即山川而取之”的命题作了极为精辟的论述。首先,郭熙“身即山川而取之”的命题强调了画家要对自然山水作直接的多角度的审美观照。④这是发现自然山水审美形象的唯一的途径。郭熙说:
  
   学画花者以一株花置深坑中,临其上而瞰之,则花之四面得矣。学画山水何以异此?盖身即山水而取之,则山水之意度见矣。(《林泉高致·山水训》)
   又:
   真山水之川谷,远望之以取其势,近看之以取其质。真山水之云气,四时不同,春融怡,夏蓊郁,秋疏薄,冬黯淡。尽其大象而不为斩刻之形,则云气之态度活矣。真山水之烟岚,四时不同;春山淡冶而如笑,夏山苍翠而如滴,秋山明净而如妆,冬山惨淡而如睡。画见其大意,而不为刻画之迹,则烟岚之景正矣。真山水之风雨,远望可得,而近者玩习,不能究错纵起止之势。真山水之阴晴,远望可尽,而近者拘狭,不能明晦隐见之迹。(《林泉高致·山水训》)
  
   山水四时有异,观照也必有四时之分;而观照者之立点不同,自然山水之形状也必不同。所谓:“山,近看如此,远数里看又如此,……至朝看、暮看、阴晴看、又如此。”可见,只有对自然山水作直接的并且是多角度的观照,才能把握其气势,把握自然山水的真面目和丰富的审美形象,并使主客体与宇宙浑然一体。
   其次,郭熙“身即山川而取之”的命题,强调画家要有一个审美心胸。⑤郭熙称之为“林泉之心”。他说:
  
   看山水亦有体。以林泉之心临之则价高,以骄侈之目临之则价低。(《林泉高致·山水训》)
  
   只有排除个人私欲,社会的功利概念,使自己有一个虚静空明、朴真的心境(即“林泉之心”)才能对自然山水得到真正意义上的审美观照,这是对主体所提出的要求。也就是老子所说的“涤除”,庄子所说的“心斋”“坐忘”,宗炳所说的“澄怀”。
   再次,郭熙“身即山川而取之”的命题,还要求画家对自然山水的审美观照达到一定的深度和广度。⑥各山有各山之不同,各水有各水差别,如果画家对自然山水的观照不能达到一定的深度和广度,是不能得出真正的审美意象来的。郭熙说:
  
   奇崛神,莫可穷其要妙。欲夺其造化,则莫神于好,莫精于勤,莫大于饱游饫看。历历罗列于胸中,而目不见绢素,手不知笔墨,磊磊落落,杳杳漠漠,莫非吾画。(《山水训》)
  
   要想对自然山水做到深入的观照,并“夺其造化”,则必“精于勤”,“饱游饫看”,只有这样才能集自然山水之气象万千于一体,而物我两忘,是至“目不见涓素,手不知笔墨”也。否则:“所养之不扩充,所览之不淳熟,所经之不众多,所取之不精粹,而得纸拂壁,水墨遽下,不知何以掇景于烟霞之表,发兴于溪山之颠哉?”(《山水训》)主客体不能相融,不能达到高度统一,心中并无审美意象,气之不充,目之不熟,见纸水墨遽下,其结果必“以一盖全,不见整体,下笔见其形似而神不分,实不知何谓华山,何谓泰山”。因此,“欲奇山水之造化,莫精于山水,精于心目,精于笔墨,情于山水,情系万物之气象,忘乎物我而以气韵充之,布之,气韵足则神自显,而形似自在其间矣。”
   可见,郭熙总结了前人的经验,并对“身即山川而取之”的命题作了深遽而丰富的概括。“艺术家必须置身于这种(自然)材料里,跟它建立亲切的关系,他应该看得多,听得多,而且记得多”,从而“把现实世界丰富多彩的图形印入心灵里”,再“按照其整个广度和整个深度加以彻底体会”⑦后表现出来。黑格尔的这些话不凝对郭熙同样的适用。

 

 
中国本土主义画派艺术:山水风景牡丹花卉油画、人物肖像楼梯建筑静物抽象油画图片
现当代美术批评艺术欣赏、艺术新闻、本土化画派艺术家  雷亮艺术网 www.LeiL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