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写意山水风景油画美术作品 现代工笔牡丹花卉油画艺术作品 传统表现人物肖像油画美术作品 写实印象楼梯建筑油画艺术作品 古典抽象静物抽象油画美术作品
山水风景油画 牡丹花卉油画 人物肖像油画 楼梯建筑油画 静物抽象油画

清静的心灵 壮丽的山水――雷亮其人其画杂感

刘 彦

雷亮是我的画家朋友中性格最古怪的一个。他勤奋、谨慎、节俭、孤癖,谈话时会突然兴奋起来,很快地又沉默下去。几年前,他曾用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参观了欧洲各大博物馆,精研世界名家作品。回国后,他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和经历一样,又悄悄地沉入了自己孤独、冷僻的创作中。尽管他毕业于北京大学,精通英、法文,又走过国内外许多地方,但从根本上来讲,他仍是一个纯粹的个性画家。从他的宣纸油画中,看不到其他人的过多影响,也看不到各种思潮和形式主义的冲击。他的画就象一条从他内心深处流淌出的冰冷而又火热的暗泉,一直上溯到人类最久远的上古时代。每次走进他的画室看他的新作。我总是被震惊,被摇撼,恍如进入到虚无漂渺的另一方世界,视觉丧失了对于赏心悦目的俗物的肤浅渴望。雷亮宣纸油画有一条无形的时间隧道,把我拉出现实的眼前世界,回到我未出生之前,回到文明未出生之前,回到我们从未经验过、但在许多瞬间曾体验过的那种上古洪荒的无人之境。我只是在一种古代文本中能获得相似的体验,那就是《山海经》。

我很难想象一个人在今天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还能有这样一种寂寞而又荒凉的内心图景,还能如此锲而不舍、一遍又一遍地描绘这样一种单纯到极限的图式。这种动力在我看来即不是商业的,也不是所谓文化的,它可能仅仅是一种表达的冲动。一个现代人还能有这样一种纯粹的冲动和隐士的品质,实在是太难能可贵了。

从我的了解中,我知道雷亮为了这个无法抵抗的冲动付出了非常巨大的代价。这么多年的改革开放对于他的生活毫无影响,他一直过着淡泊的生活,独身一人,默默地画了又画。既使从技法上说,他的画也是太为独特的。在的宣纸上画油画,这看似荒唐的方法在他那里却运用得异常谐调,富于表现力。看了他的画,我们会觉得心悦诚服。他的作品不会被人误解,因为那苦涩、亮丽而又沉静的画面只发出同一种独特的声音,那重叠起伏的千山万水所构成的和声只说出同一个成语。雷亮的情感是超越世俗的,甚至是超越宗教的。如果我们身上还残留着这种记忆,我相信,这痕迹也只会残留在把我们一直拉回到创始之前的那根悲凉而又顽强的脐带里。我喜欢他的画,喜欢他画面上散发出的那股清凉古香。在他的画中,后来发生的一切不过是一场噪声。他的作品具有一种启示的力量。我听到一个古人的声音:“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看雷亮的画,你会失去很多你不觉得但却又是多余的东西,比如说--思想。你会觉得你很小,非常渺小,同时又很大,与天地同体。你会觉得你很古老,老得象一个炭化的原生植物。你又会觉得你生得太晚了,人类已经走出了如此巨大的距离。所有这些感受汇成了一种单纯的情怀,那就是我们人在这个渐渐富饶起来的生命孤岛上无法形容的巨大悲哀。这悲哀能使我们发热的头脑变得清醒,我们会重新知道谦逊,知道珍惜,知道回忆,知道“大美”和“一”。

现在美术学院外语教研室工作的雷亮是平凡的。谁会想到在这千人一面的人群中有一个人匆匆地走过,走进那矮小的屋子,然后去画那样一种鲜为人知、高古清雅的作品?“太初有道,先天地生”。也许我们没有机会去结识这个清静凄凉的心灵,但我们一定有机会去看看这颗即将升起的新星在那天空中画出的绚丽的《山海经》。

刘 彦

==
作者简介:刘彦:当代美术批评家、艺术家。
发表:《文化月刊》,1996-7

中国本土主义画派艺术:山水风景牡丹花卉油画、人物肖像楼梯建筑静物抽象油画图片
现当代美术批评艺术欣赏、艺术新闻、本土化画派艺术家  雷亮艺术网 www.LeiL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