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写意山水风景油画美术作品 现代工笔牡丹花卉油画艺术作品 传统表现人物肖像油画美术作品 写实印象楼梯建筑油画艺术作品 古典抽象静物抽象油画美术作品
山水风景油画 牡丹花卉油画 人物肖像油画 楼梯建筑油画 静物抽象油画

《艺术笔记》摘录(1996年9月8日-1997年7月8日,中央美院)
《艺术笔记》摘录(之一,960908-961231)
《艺术笔记》摘录(之二,970101-970431)
《艺术笔记》摘录(之三,970501-970708)

《艺术笔记》摘录(之三,970501-970708)

970503(晨2时)
昨天画了一天,到现在终于画完这幅50x65cm的青绿山水。由于又用皴法,轻车熟路,过去不知画了、试验了多少次,所以这次仍是速度较快。主要注意力仍放在构图、色彩设计上。
四周青绿、兰色,中间部分桔黄、赭石、中黄、朱红,外冷内热,既有皴法,又有轻捷的水彩画似的写意,注意了不少手法的运用。
颜色为:白、中黄、桔黄、朱红、赭石、粉绿、酞菁绿、钴兰、普兰。别的颜色一点没用。
气氛为雄壮,或为悲壮。天空神秘,群山静谧,似乎等待着某种东西的到来。只有江水汹涌,是全画最暖的地方,自顾自地奔腾,——却也有小溪、弯流。
明暗对比:白→普兰。
补色对比:普兰→朱红+中黄。
由于底子不是雪白(有点灰),映衬不出色彩的鲜明。今后做底子一定要注意。
整个画面不错,一气呵成,没有太坏的部分。但等它干后,准备再强调某些局部。
名之为《贾又福老师的声音在山水画室发出》,纪念我在画室听贾老师的课。
今后要往大画上发展,更加气派,宏伟,壮丽,也可容纳下更多内容。因为过去主要画宣纸,转移到布上必须先用小画作一些试验,取得经验,再在大画布上画。

970506(晨1:30)
艺术应该是惊天地,泣鬼神。
翻江倒海,惊天动地。
不在于一城一地的得失,而在于整个战役的把握。山的气势,大于树的刻划。
△评画者必须具备一定素质。一般的学生、进修生、美术爱好者、甚至不理解自己艺术的某些专家,其意见都非定论,尽可听之任之(姑妄听之)。但若是有思想的人,则应注重其意见,而无论其反对或拥护。
左拉对塞尚的指责,塞尚对凡高的反对,都不足为奇,因为大师也可能不了解自己。
我的艺术受到不少攻击,也受到不少赞扬。今后应少给那些平庸之辈看我的作品,多与有思想的人切磋。

970507
贾又福讲课录,97-5-7,中央美院山水研究生画室,雷亮记录。
(评陈浩2幅水墨)
贾:重视基本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评张欣画,2幅水墨树、田野)
贾:李可染的好的东西,要消化,不要照搬。
毛病是树的线不耐看,而不是太露。这是技术问题,审美情趣的问题。
张:我不想受那种书法、线的影响,只想象钢笔画那样来画,想画油画的感觉,将毛笔作为一种材料。
贾:但一用毛笔来画,别人就用国画来评判。另一套,吴冠中的一套,完全不是书法味,但是另一种情趣。但你的不是。
第一要有生命力,第二要有审美高度。
这些田埂不好看,是笔墨的问题,不太讲究。没养成习惯:一下笔就有虚实、明暗。
要充实不要单调,要厚重不要干瘪,要多不要少。“充盈之为美”。很容易达到的不是高级艺术。很放松,很容易不好。随意而又很难就很高级。《蒙娜丽莎》多一分少一分都不行。要恰如其分。有本事的人总是加更多的东西。画素描的初学者半天就画不下去了。
为什么艺术是困难的艺术?不是嘻嘻哈哈?因为有一定难度,不是大众的。自行车大家都会骑,就不是艺术。它需要不同的见解,不同的手法。
你有了思想感情,第二步技法水平就跟不上了。
艺术第一要自信,第二要留有余地。不要把自己看得什么了不起,忘记了自己有多大力量,能举多少斤的份量,永远不会成功。首先要把自己做成弱者,“扶阴抱阳”(?)(老子)。警察抓坏人,不能站在马路中间,说不怕坏人,坏人一下就会打掉了你,太暴露了自己。

(评雷亮二幅布上油画,97-5-2,97-5-6)
(以下根据课堂现场录音记录)
贾:(为难地)你的艺术,我说不到点子上,从未见过这种艺术。
雷:有时我也把握不太准,因为前人没搞过。我觉得还是从中国画里汲取的东西更多,是从这点出发的。表现大自然的风暴,神秘、宏伟、壮丽。
贾:是的,你的画我能够理解,但是我说不出来你的作品究竟应该怎样来评价,毕竟它还不是国画、油画,就是说,它是全新的。
雷:请老师给我从思想上、观念上帮我提一下意见,而不仅仅是从技法上谈。从道,从山水的含义、精神上的表现上给我谈谈。
贾:关于指导,牵涉到具体问题,我就说不到点子上了。比如和谐这个问题,你把中国画的东西与西洋画的东西两者结合在一起了,同一而又和谐。可是具体地我又讲不出来,油画技法方面我实在讲不出来,我没画过油画。
雷:贾老师你看了我的作品之后观感如何?你的感觉怎样?
贾:我看了之后,你的感情我是可以体会到的,但是在艺术语言方面……(犹豫地)……你……还要……去琢磨琢磨。
雷:主要还是在艺术语言上?
贾:我觉得是艺术语言的问题。假如说,你的艺术语言使用到家,不管别人观感怎么样,……你看……你讲你吸收很多中国画的东西,我坦率地讲啊,那么,我一个画中国画的人,我就感觉到构图也好,整个境界好像是吸收中国的观念,但具体的,趣味呀,这种……(犹豫)这种……怎么说呢……具体的中国画的那些精华的东西呢?又……在这上面……上面体现不大出来。
雷:我是这样想的:我们处在当代社会,有很多材料、技法,都是一种大溶合了。我想从中国画吸收一些东西,也并不仅仅是一些笔、墨、皴法,我还是吸收中国画精神上的一些东西。比如说,龚贤的层层积墨,这就很象西方的透明画法,一层再一层罩上去,透得很丰富。我是想把这两方面都溶合吸收进来。
贾:我看很多西洋画比较痛快。我看不懂别的,但我看得出非常有画意,它也是“写”出来的,而不是在那里“蘑菇”出来的。比如说画油画,我虽然不懂他们怎么搞的,但我能理解他们的画意。并不是说油画不是“写”的,油画也是“写”的。就是很细腻的油画,它也是“写”的。它那个笔是很……(为难)我也表达不出来。这种“写”的东西不是一种技巧,它是一种精神状态。为什么叫“写”?写画,不叫画画?因为他(画家)非常自信,下笔非常肯定,他心里非常有数,这叫“写”,画出非常好的画。看油画我能领会到,比如说西方那些大师的画,画意非常好。画意!写的这种意思,不是慢慢对付,不是那种。别的,大的样式,你说大的样式是中国的,但要从具体的艺术语言方面要感受到中国的精神和境界。怎么感受呢?我觉得没有艺术语言还是不行的。
你这是国画艺术语言还是油画艺术语言?
雷:我也处于一种两难境界。
贾:两难,非常难!这是前所未有的艺术。你再跟画油画的再参考一下好不好?
你如果想吸收国画呢?你必须动一下毛笔,不可能说你这种观念是中国的,不可能说我有中国画的观念我这画就是中国的,这不可能。必须得动笔。你要体会毛笔是怎么使用的,毛笔怎么画出这种画来的。你的油画只能是写出来的嘛,完全是写出来的。好的油画完全是写出来的嘛。(对学生说雷)他非常自信,非常肯定,他又很(善于)写。他这个线,他这个图像非常象从中国画的线条改出来的。他非常自信,非常(溶合地)写出来的。你看看每个局部,还有每个程序性,非常好!外国油画看中国油画为什么不带劲?中国油画往往就不具备这些东西。他们为什么就具备?就是这几下子,哪个在先,哪个在后?哎呀,恰到好处。你换个样式,就不好了。你回家去琢磨。他们的艺术就是非常恰到好处,就出来了。程序性,程序性的感觉。
中国的书法也讲程序性,哪笔在先,哪笔在后,它不一样。
暂时到这里。我对油画实在是外行。

970507
上午听完了贾又福老师对我的艺术的讲评,我的感想很多。
他在4-30那天一见到我的作品,那震惊,那失落,明显地表露无遗在脸上。这是他一辈子从未见过的画,他受到触动。从开始对研究生讲话时平稳持重的语调一下变得激动不安,语气兴奋,站起来边作手势边对我说话,这是很少见的,足以证明我的画打动了他的心,他的灵魂。
可是,他又无从谈起,在这全新的艺术面前感到无从品评。传统的一切皆抛去,不可再用龚半千、黄宾虹的技法、标准来衡量这种艺术风格、手法。他也茫然,不知所措。这从他讲话时总是回避许多问题可以看出。也许他谦虚,也许讲话谨慎,也许他无从批评。新的样式的出现,总是受到周围人、甚至一些大师的困惑。
他完全能看懂我的画,我的画并不难懂。他屡次提到从画中看出我的激情,我的内心翻滚,他的眼力是很高的。他也敢坚持自己的立场,在别的学生、留学生、研究生发言说我的艺术不“合道”时,他一人敢于大肆赞扬我的探索精神,鼓励我,肯定艺术的首要条件是激情。他是有头脑的人,不随别人意见转向,他有独到的眼光,看出这是一门全新的样式。
然而他又茫然,失落。他的过去所学,他的以往经验,都没有告诉他如何批评这种他从未见过的艺术样式。他不是批评家,他是艺术家,主要精力用于作画,创作他这一路子的作品。而从横的方面上讲,他显得不广泛,对西方美术、美术批评又不太够。
他看出我的缺点:艺术语言方面的问题。但什么问题?线、面、色彩?构图?思想境界、情感表现?他说不出来,没遇到过。
他感到了画中激情,但无从批评。
这种跨中西画种的艺术,面临两难。
但我还是从他那里受到鼓舞。他说我背上了两座大山。我会努力走出自己的雷亮风格的山水油画。
独树一帜。
“所贵者胆,所要者魂”。李可染说的这句话,至今鼓舞我。李可染、贾又福都对我教育很大。问题是我要从我自己实际的创作中学习李、贾的精神。

970508
技法是衣服、长相,思想、精神是人的气质、内在。这一点必须明确。
△“云从龙,风从虎。”《易·乾文言》
“蛟龙,水虫之神者也,乘于水则神立,失于水则神废。蛟龙待得水而后立其神。”《管子·形势解》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易经·乾外》

970516
贾又福讲课录
97-5-16,中央美院山水研究生画室,雷亮记录。
(评论中央美院山水研究生作品,略)

970516
明暗问题:画笔蘸上颜料后(如翠绿),一笔皴下去,厚的地方就暗,薄的地方就亮,再加上底子是纯白色,更使明暗层次分明。亮、灰、暗都有了。这种技法是前人未讲过的,前人没这样画过,这种画法我是在实践中摸索出来并总结的。
皴时,厚的地方皴作线,薄的地方则为面,为体积,可反复多次修改、覆盖,用透明画法层层叠加,而线则一般是一次到位,不好反复多次,但也可用重色在底色干后重勾皴一次,使之更明确或突出。
△能够画出如此辉煌的山水,实乃吾之大幸!
今天作完5-16。三天前,当我用新买的桔黄与赭石调合画出天空及左上角远山时,我竟被它深深地吸引着。那种黄色有点金黄色,又象……真说不上来,可漂亮极了,令人想入非非,古老、苍茫。我第一次见到这种色彩组合。前几天我还在咒骂这种桔黄不合格呢。
可一放就是三天,我为北大百年校庆办雷亮画展忙着,直到今天。上午去听贾又福老师讲最后一次创作课,课后我请他再与我合影一次,因为上次照片焦距不好。他高兴地答应,拍了好几张,并说如拍坏了,他还来与我合影。我真感谢他,也真敬重他。
中午睡了二小时,一觉醒来浑身是劲。坐在床上望着画,良久,下床,把三角裤也脱了,“解衣磅礴”,埋头苦干。画一个区域,远坐望一会,再画,再望。不求速,只求好。至晚9时画完并修改了一遍已干的天空及中部。(昨天晚上已完至中部)
画中的苍黄是第一次出现,神采飞动。
修改后的部分,厚实,色层更丰富,二层叠加相透。
△《孙子兵法》(势篇):“故善出奇者,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河。声不过五,五声之变不可胜听也;色不过五,五色之变不可胜观也;味不过五,五味之变不可胜尝也。战势不过奇正,奇正之变不可胜穷也。”

970518(晨1:30)
我开始作一幅新画。铅笔稿是淡淡几笔,勾出轮廓及将来画笔的走向。不再设定色彩设计稿,但心中已想定大致方略及对比的途径。
晨4:00。现已画完左面二山头及天空。很满意。山是方形,沉稳,皴得也好,严谨。
在这北京的凌晨,近处只有我的画笔在沙沙响,远处只偶尔地传来汽车奔过的响声。
心中是很高兴,因为这幅画不错。

970522
一星期听二次许俊(国画老师)给国画山水研究生讲的临摹课,主要是临李唐、黄公望等人作品。今天(8:10)我第一个到教室等老师,而研究生到9、10点才来,基本上是我听许老师讲点、皴、树和叶子的画法,大为受益,许多东西可用到我的油画里。可说我是最认真、最准时、最听讲的(编外)学生。
许俊认为我的油画作品很独特,有个性,从来没见过,如果在美术馆办个展,一定会很轰动的。应该推出来。

970524
悠悠万事,唯此为大:
面对画布,专心作画。

970529
每星期听二次许俊老师给山水画研究生、留学生讲的临摹课。许俊是贾又福的学生,现攻青绿山水。他的讲课我很爱听。他一直讲,古代山水各种技法都谈。今天谈论范宽《溪山行旅图》的特色、手法。
范的山、石都是一实一虚,再一实一虚,相隔而成,轮廓勾线都有力,然后整齐地皴,再打破之,用乱皴,使之有节奏。
我主要是听他谈画,并评点研究生的临摹。我不想去动手作国画,只想用国画的手法入油画。我考虑的是这个转折。

970531
罩染法:
在第一层颜料干后,用笔蘸一点松节油(或调色油),一点颜料,薄薄地罩在已干颜料上,使之半透半隐地呈现出来,色彩丰富。如要绿色,在兰色底上罩黄色,要比直接调好绿一次性上去效果好多了。
这是常磊告诉我的伦布朗的手法。他对伦佩服之极,称其色彩“微妙无比”。他示范了一下,我看了极为吸引,今后我也要在我的画上试试。

970627
从6-23到7-4,中央美院油画系举办绘画材料研习班,邀请主讲的有:
Rick Rodrigues, Institute of Art Dept., City College of San Francisco;(里克·罗德里格,美国旧金山市立学院艺术学院教授)
Jeremy Morgan, Professor, San Francisco Art Institute;(杰米·莫庚,美国旧金山美术学院教授)
任敏,旧金山美术学院国际艺术交流部主任(原浙江美术学院毕业,1986年去美国)
中央美院的美术翻译有二人:我,董冀平。
讲课内容:丙烯画材料的运用,水调油画的技法,画框钉法,画布绷法,底料的成分与制法、涂法,透明与半透明材料的运用,等等。
学员几十名,(全国各地选拔),其中有美院(油画系)的杨飞云、喻红、刘小东、叶南、张元、王华祥、朝戈、袁元、傅仪、潘世勋等人。(北京的还有:曹吉冈、于少非、裴彤、崔国泰、杜萧兵等人)
(另外经常来指导的有:靳尚谊、孙为民、钟涵,等)
我每天为二位美国专家翻译,使我也熟悉了油画材料的最新发展成果,这真是得天独厚,近水楼台。专家要介绍给美院人听,向中国推广,首先要我听懂,理解,翻译出来,别人才能实行,学习,并向全国推广。一开始,由于化学成份、专有名词的不熟悉,有点反应不过来,但一天之后,就掌握了二人的讲话速度、内容范围,并为他们的讲座(放幻灯片,讲解古希腊、罗马艺术至今九十年代美国艺术的发展过程,二个下午)担任口译。大家都反映极好,说没有专业美术知识,是不可能翻译这么流畅的。喻红说:有些外国画家我都没听说过,你还知道其中国名字,还附带讲解一下,让我很吃惊。当她得知我曾考过二次中央美院美术史研究生时,才明白我下了多深的功夫。
一边译,一边学,一边看。向专家学习,向中国名家学习。今天我坐在杨飞云旁边,看他作画,听他讲解。专家对他的画提出意见,我为他翻译,后来才知道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杨飞云。我注意他时,第一个印象就是“重”,有份量,是个成熟的中年男子,有威严。但他跟我谈话时很和气,说很惊叹我的外语讲得这么流利,很佩服,这么一个懂外语又懂美术的人很少见。他表示很想看看我的作品。
我把作品照片给他看。他很仔细,一心一意,谈了不少看法和意见,主要是精神性很强,很有艺术气质,但有些色彩不免生硬了一些。他很喜欢《红太阳江山图》,说很宏伟,有气势,尤其是远山、远景处理更好,但左面的二个翠绿的山色太重,不协调。我的技法有成熟也有些不成熟,很有个性。
我把作品照片也给了二位专家看,他们是很吃惊,因为这几天都把我当翻译看,没想到我还画出这么多好画来,比这个班许多学员的画还好。
[雷亮注:研习班全称为“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绘画材料研习班”]

970628
研习班讲课记录:(任敏)
无味稀释油Oderless Thinner,许多专家很有兴趣。松节油有害。鼻炎。
调料,溶剂,调色剂。
挥发性溶剂:稀释油,松节油。
调料油:调色油,亚麻红油。
油画媒介:快干,透明。油画媒介1,2,3号。
今天讲油画媒介的Gel:冻膏一样的,透明的。叫慢干透明膏,可以长期作业,很厚。局部刻划可用它。如太慢干,可加Alkyd Medium快干透明媒介剂。
重画衔接油。
厚亚麻红油Stand Oil,又译静油或聚合油。经过高温处理过,收缩了。如感觉太厚,可调稀释油调和,不会发黄。
其成份为:Alkali-refinded精炼醇酸,Linseed Oil亚麻油,Alumium hydrate矾士氢氧化物。

△[画室笔记]
画室里坐在杨飞云旁边,学习其技法。法国宾卡斯做底料的方法:
①白乳胶1+水4(或3、2),保护布纹。二遍。
②白乳胶1+大白1+钛白1+水2, 二、三遍,刮。
③砂子打一遍,或刀刮平既可作画。
上面如再乳胶1+水4,薄涂一遍,则不吸油。
“这么多年,我画了不裂,底子很好。”

杨飞云调色板(画女子双人体)颜料,从右到左:
白,中黄,朱红,深红,土黄,赭石,熟褐,群青,黑,翠绿,粉绿。

杨:
“平常画很古典,很慢,有素描的想法,今天快了许多,有点写意。
“你画画,主要是提高眼界、修养,画是内心的东西,色彩是画画的重要东西。你经不经过学院训练不重要,重要的是画出东西来。
“我比过去放多了,将来还想学,但不会太放,比如拼贴,但会学一点抽象,等老了以后画自由些,个性化一些。
“你的画可铺垫底子,做一些东西之后,再固定下来,最后一层决定。仅一遍颜料则单薄了一点。
“这次(研习班上发的)油画颜料确实比国内产的好,不粘,要厚就厚,要薄就薄,透明、不透明都可以。解决了速干、慢干的问题。”

下午:他边画,我(坐在他旁边)边看边谈话(请教)。
油画双人体已一半。(杨飞云)用笔一笔一笔,不模糊,不含混,一笔盖一笔。调色是二、三种颜料调着放在调色板中间,调好后再一笔笔排上去。
笔:2号至8号,4、5号最多,共8-9支。
用速干剂。
抓形很准,二个女模特特征几笔即呈现出来,一望即知。
人体暖色调,朱红+中黄+土黄,以及灰色。
背景暖灰色。
尺寸:约50x70cm。
涂层很薄。
杨:
“一般都按国际标准做内框,但个别的如特长条的内框则按自己特殊要求。主要的尺寸有几种:61x50cm,100x81cm,130x97cm。另外还有二米的,有几幅。
(看了我带给他看的此本《艺术笔记》)“艺术笔记你做得很好,要经常做。我有时也做,但坚持不了,到想写东西的时候又找不到材料,干着急。平常写可以记录下许多火花。
“画布只用亚麻,不用棉麻,因为伸缩不一。”

970629(零时5分)
不知不觉已经又一天开始。(继续作画)色彩上了天空部分,主要用中国上海的Marie’s牌油画颜料:钛白、桔黄、土黄、赭石、熟褐。第一次使用了美国Grumbacher公司生产的Cadmium-Barium Yellow Light (M033, MAX, 水调油画)(镉钡黄)和Cadmium Yellow Medium Hue (镉黄)二种油画颜料,感觉特别细腻,纯正,精致。但Marie’s也很好,混浊,发点灰,但有力、雄浑。Rich也说中国颜料有些相当不错。
△上午8:30,美院画室,任敏讲课:油画的保存。
Damar Retouch Varnish 重画衔接油
Damar Varnish (gloss) 达玛上光油(光亮)
古人作画是等它干,很长时间。我们现在可以用速干剂。古人画出现龟裂。
油画要保存干净,不能放地上,灰会粘在上面。画完后二周、一个月内是最麻烦的,最容易灰会上去。
五年后拿出来挂起来,应该是湿淋淋的,象新的一样,很漂亮,不应该说年代久远就灰了。
如果灰了,有一种媒介:Painting Restorer,油画恢复液。(示范清洗一幅脏画)有时要洗二、三遍,圆形擦洗。(白布上有黑灰色脏污)
清洗干净后,上Damar Varnish (gloss),用前摇晃一下喷筒。凡是喷筒里面有个东西,一摇会响的,就要在使用前摇晃一下,使之匀均。
2-3天或一个月左右干透以后,再用透明塑料薄膜打包,隔绝空气。
有肌理效果的油画表面更容易埋藏灰垢,更要小心。
P.V.A. Poly Vinyl Acetate 白乳胶
△杨飞云:
油画吸油问题中国颜料不好办,只有等它干后再画,但有时情绪没了,干了又不是当时那种情绪,怎么办?只好先用松节油薄薄地画一层,干后再画。关键部位基本是一步到位,一遍画成,不要二遍。
半年-1年,画干后再上光油。
我一般人体画二遍就可以了,有时三遍。
△晚11时。
我与杨飞云(古典主义)技法上的主要区别:
客观物体:杨视其为基础,为首要,为依据;雷视其为凭借,为工具,为手段。杨客体为主;雷主体为主。杨追求形;雷偏爱色。
用笔:杨一笔一笔,正正规规,学院派传统,严整而理性;雷用皴笔和擦笔,造成风云之势。
调色:杨在调色板上调好后画在画布上,是熟颜料,带灰性;雷在调色板上蘸二、三种颜料后,在布上皴擦、涂抹,力求用生色在布上调熟。[杨在调色板上定位颜色之后才放到画布上,雷在调色板上蘸取颜料之后放到画布上视周围环境再次定位。]
理与情:杨以理性为特色,在理智中求一丝不苟;雷以情感为主导,在色彩冲激中求宏伟与壮丽。
为人:杨为人谦和,内外一致,朴实而忠厚,诲人不倦;雷外恭而内狂,外理智而内冲动,一般人不放在眼里,只看最优秀的。

970630
Jeremy讲座:Acrylic
Based on acrylic acid from natural gas coal. 1900, Dr. Otto Ralm (德化学家), 1930. Siqiuros, Mercico mural painter.
Film quality.
Flexibility.
Clarity.
Rotheko: feels of colour.
Pollock: flat and even surface.
丙烯干躁极快,旁边一定要准备好水具。喷水枪(筒)。常喷画上面,湿润。
丙烯可与水彩、国画墨、水粉结合画。
GAC媒介。
ACRYLIC:P.-Polymer, P.-Pigment.
OIL: O.- Oil. P.- Pigment.
丙烯调料:
Ploymer gloss, 丙烯调色剂(光亮)
Pumica Gel,(fine), 精致轻石凝膏
Molding (modeling) Gel, 增厚膏
有5种丙烯:
Heavy Body Acrylic,厚重丙烯色
Fluid Acrylic,液体丙烯
Matte Acrylic, 平光丙烯
High Load Acrylic,高重载丙烯
Iridescent Interference Acrylic,闪光/干涉光丙烯
油画会吸油,丙烯不存在吸油问题,可以有底子,也可无。
Helen Frankentheler,美国画家,不做底子,直接油画,全吸油,博物馆不知如何保存。
Bacon总是先打丙烯底剂,在其上画油画。
画布如粗糙,可用砂子打一下。

970701 (晨8:30 香港回归之后)
Jeremy讲座:丙烯画的材料(任敏翻译)
Soft Gel,软性丙烯凝膏,透明,使画布平滑。
High Solid Gel,高坚硬丙烯凝膏,干后如太厚可用砂子砂,或在其上雕刻。透明,可掺颜料。
Coarse Pumica Gel,粗制轻石凝膏。

970702
Jeremy讲座:丙烯画的材料
丙烯:闪光色,特别亮,反射全部光。
丙烯可在任何物体表面作画,但在玻璃、大理石等上作画,最好先涂上GA 200涂料。
Golden是发明丙烯的二人中之一,他只生产丙烯,最好的牌子。
GA 400调料可塑形,不会产生变形。

970703
我作画时,是非常注重留下自己内心痕迹的。我这种用画笔一笔笔画上去,与Jeremy使用泡沫刷、刮板、报纸硬边、拼贴、喷洒等手法相比,个人风格很强,我的就是我的,别人难于模仿。但抽表是极易仿造的。
杨飞云在作人体时,主要体会中外材料上的优劣。画抽象画时,他也不愤怒,只是笑嘻嘻,说弄不好,用画笔在小画布上抹来抹去,最后涂成了一片风景。朝戈则愁眉苦脸,一肚子不高兴,摆弄来摆弄去,是一团极糟糕的色块。曹吉冈则将抽象画作得很好,色彩极漂亮,他过去就画过一些抽象意味的油画山水,颇具传统特色。
不过,Jemy的一幅抽表是极漂亮的作品。

970704
研习班里,常坐在杨飞云旁边,看他作画。他调色是蘸几种颜料,放在调色板中间,调好,再一笔一笔地摆上画布,很象古典方法。这样可以取得综合、成熟的色彩。他这种方法给我印象很深,今天我作画时,也似是而非地用上了。效果不错。
他说我的原色直接在画布上边画边调的方法,用不好的话就立刻会很生,如用得好的话很生动。
这次研习班,我一直在观察、注意、学习杨飞云、朝戈、曹吉冈等人的作画方法,也吸收美国最新材料的用法,包括钉框、绷布、打底。
学到的东西真是不少,但又太少。真想多学些。

970705
研习班给我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重视材料、技法。
专家反复提到过卡拉瓦乔,使我更重视黑白效果。而透纳反复出现在讲座中,又使我对抽象意味有更深的理解。杨飞云的调色沉稳也给我一定影响。
去除了皴法,我的笔就大大解放了出来,可以大胆放心地挥洒发挥,随心所欲。但在放了之后,收尾时可运用皴法强化某些部分,“收”与“放”形成对比,理性与情感相互溶合,清醒与浪漫互为渗透。

970708
每当我想重复自己的时候,总是很勉强。固定一种模式,并不断完善发展,这会导致僵死,山水、人物皆然,各个时期皆然。
而不断更新、创造,不断表现、挖掘,却会使图像具有生命力。
△在7-7作品中,技法使用得较多,如干皴法(底层干后,用干笔蘸颜料皴)、湿画法、罩染法(一层层颜色透过来)。
但是,技法的使用,必须为表现服务,不可为技法而技法,落入目前许多画家的同样的困境。

《艺术笔记》摘录(之一,960908-961231)
《艺术笔记》摘录(之二,970101-970431)
《艺术笔记》摘录(之三,970501-970708)

中国本土主义画派艺术:山水风景牡丹花卉油画、人物肖像楼梯建筑静物抽象油画图片
现当代美术批评艺术欣赏、艺术新闻、本土化画派艺术家  雷亮艺术网 www.LeiL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