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写意山水风景油画美术作品 现代工笔牡丹花卉油画艺术作品 传统表现人物肖像油画美术作品 写实印象楼梯建筑油画艺术作品 古典抽象静物抽象油画美术作品
山水风景油画 牡丹花卉油画 人物肖像油画 楼梯建筑油画 静物抽象油画

《艺术笔记》摘录(1996年9月8日-1997年7月8日,中央美院)
《艺术笔记》摘录(之一,960908-961231)
《艺术笔记》摘录(之二,970101-970431)
《艺术笔记》摘录(之三,970501-970708)

《艺术笔记》摘录(之二,970101-970431)

970112
印象派的色彩技法,我要认真地去研究,现在感到时间太少,总想多画点,没时间去读书。还要读一遍(英)贝纳·顿斯坦《印象派的绘画技法》,此书我从86年已读过好几遍了。现在经过这十年实践,重读一遍会有更深的体验。
晚上睡前我则读印象派的画册。德加那些美妙的兰色真叫人心醉!

970113
艺术的发展,必然有待于各个艺术家个人风格的成熟,个人图式的完备。借鉴也好,写生也好,全要艺术家个人去走出一条个人化的路。
必须带着自己的眼光去学习。
看王希孟,千万不能掉进他的陷阱;喜欢印象派,千万不能似印象派;欣赏敦煌壁画的风采,也不能越画越象敦煌。
万物皆备于我,万法皆始于我。
法既存,法又灭。我胸中自有佛在。
△现实中人不可不谦虚,不可不礼貌,不可不请教。
艺术中人不可不狂傲,不可不偏激,不可不独立。

970115
我必须树立积极的、向上的精神态度。吃好、睡好,才能精力充沛,体能状态的优良必然转化为精神状态上的朝气蓬勃。去掉一切不良习气,去掉不必要的应酬,专心一志,集中思想,不断发展自己。
△油画用笔上皴法的营造,出现中国绘画似的线条;色块的使用,又洋溢着西画的气氛。二者同时出现于一幅作品当中,这便是我在修改12-13作品中出现的情景。二者各有特点,相互补益。
皴法适于一遍画成,色块厚涂适于反复修改。
笔的使用关系到中西画法的极大区别。毛笔善于用线,涂染一大片,而扁笔则是用色块,一小块一小块地积垒。假如,油画中主要使用圆头笔则类似于毛笔了,这样既可用线,又可用皴,也可垒色块。油画风格将会因笔而大大不同于以前,中西差异将大大缩小。

970126
白色与暖色相拌乃为暖的亮色,与冷色相拌乃为冷的亮色。用好前者乃为关键。
修改(过去的作品)时发现,桔黄+中黄是极其温暖、极其辉煌的色彩结合,再加上白色作为高光,简直是神采飞扬。一幅平庸、灰调的画面,加上这组色彩结合,立刻面貌大变,生动有神起来。
△现已深夜一时半,找遍箱、碗,只找到一节生藕,权作夜餐。一个人,就着电炉,埋头作画,安静得很,心思静得下来,倒是悟出不少东西。少了尘世,少了烦愁,心只与灵魂对语,心只与天地对语。
我真的是在自然中了。

970223
看一切画,都要心中有一个目的:为我所用。

970309
任何物象只是一种媒介,无论是人物、山水、静物,还是山水中的水墨、青绿,它们都是传达内心的工具。西洋画中的森林、屋宇、小河,或是传统国画中的峻岭、崇山、平川、茅屋、瀑布,都可拿来。
物象并不重要。心重要。

970313
一个人如果有“势”,则可补“拙”之缺。太巧的人,往往因无胆魄而办不了大事。
自信心!这是极重要的。做人,画画,有了自信,他就会放出光辉,笔触也肯定。
“勇”与“智”的结合最完美,但人往往因秉性、气质而有所偏向。贵在自知,并能自控。

970314
一次画成与多次修改:
凡高、塞尚都是一次画成,不可反复涂抹修改。先要构图好,考虑成熟,胸有成竹,或是经验丰富,长期实践,才能下笔肯定,没有废笔,这样就不要反复修改。
而达利、陈逸飞则可长期作业,将颜料涂得极其光滑平整,细致入微。
都是大师,手法不同。
犹如王希孟的长期作业与石涛的即兴之作,各有千秋。我也不必为自己画得快而有所不安。
有些作品可改,有些不可。
△技法:画笔的一面可调一至三种颜料在画面上涂抹,而另一面可稍微调一点另一种补色,在调色板上拖或揩一点补色。这样,在作画过程中,如要加暗、加深某处,即可用反面一擦,以背面的色彩涂上去,再用画笔正面边擦边调,调子即十分丰富。
我常用这种技法。我今天作画时,画天空,画笔一面调桔黄、赭石,另一面蘸翠绿。不时以背面颜料涂上去,使调子活泼、浓郁,风烟滚滚,又似波涛汹涌。
石涛《画语录》十三章“海涛”说,山与海相近,“山有层峦叠嶂,……烟云毕至,犹如海云洪流,海之吞吐,……亦山之自居于海也。”“海潮如峰,海沙如岭,此海之自居于山也。”“山即海也,海即山也。”
在我的画中,天与水是同一画法。天可为海,云即波涛。天空中翻滚的即“天浪”。

970305
卷云、山峰、江水,都须有几大调,白-灰-黑,反映出亮度。尤其是灰,必须层次分明而又柔和一块。人物素描的方法也可用于山水画法。

970316
技法:油画中线条画树,见卢梭的非洲森林作品,用线细而长,描画精细,似中国工笔。
绘画语言要研究,但千万不能陷进去。作品的意义是第一位的。我86年的作品便如此,首先是表达,语言的目的是为了表达!
“四王”研究了一辈子语言,石涛是直抒胸臆,立意不同。我当取二者之长,以表达为主。

970323
工作一天,14小时,只煮了二次面条。修改完了一幅画,又给二幅画作铅笔稿。两耳不闻窗外事。
对形的重视已经放到一个重要位置。对垂直、水平、斜线的考虑等同于对色彩的考虑。山水的集群关系,大小关系,朝向,走势,水流的曲直、方向,等等,无不在勾稿过程中予以注意。而在过去,则是重色不重形。
重形代表理智,客观。
重色代表狂热,主观。

970327
云为气,气的贯通如人的血脉流畅。

970329
没有黑色便镇不住全图,整个画会浮起来,亦即没到极限,还有许多空间应该去填满。
黑色的运用,可以勾线打底稿,可以在某一物体上运用,总之要找出一块空间放上它。
凡高的勾线,是用黑色勾出轮廓,以便填色。如《Nuit étoilée》,也有用彩色线勾出,如《Champ de blé avec cyprès》。
十分庆幸我可以阅读法文本的Ingo F. Walther写的《Vincent Van Gogh, L’oeuvre complet – Peinture》一书,了解关于凡高的更多的思想、技法。这是我比绝大多数艺术家更优越的地方,――可以阅读英、法文美术著作而不困难,因为我是外语出身。学油画而不去读外文美术著作,犹如外国人学国画而不读中国古诗词、画论一样,只能学皮毛。

970402
赭石,性暖。不显山露水,能量却大。又为土色,厚重,沉雄。与桔黄混合,犹如地火在沸腾;与钴兰、翠绿混合,又因各自比例不同而偏冷、偏暖,各类灰色呈现多种景象。用得不当,则呆滞,阴郁。

970403
《我近几年的探索》,贾又福讲座。地点:中央美院大电教。时间:97.4.3.上午10:00-12:00. 主持人:袁宝琳教授。记录、整理:雷亮。
[放贾又福近期作品幻灯片,并作讲座]
(谈到作品中的光)不是外光,而是来源于心灵,“心灵之光”。别的光讲不通,只能来源于心灵。
《仿石涛山水》、《仿龚贤山水》,必须知道古人音容笑貌、技法。
每幅画都是一种情趣。感情的变化,很难给一个题目(标题)。
我作画,没有稿子,在心里定。积累几年,有点感受,突然有想法。柴火堆积,一点点堆积,一点火就着。慢慢在心中酝酿。过了二年突然有想法。放了几年,一直没忘记,一种情怀总是牵肠挂肚,忘不了,很虔诚的,珍惜地对待它。如果感受不牵肠挂肚,当时在乡下激动得掉眼泪,回来就忘了,回来一洗澡就忘了,这种经历我很多。不行。要找牢靠的感受。要找独特的感受,总忘不了,画起来就忘不了。
从儿童时期有感受,想这种东西。
“以石观画”。大自然有无穷尽的变化。
通过石头来抒发感情。
(放一张小画的幻灯片)画不在大小。我这幅画只有20cm左右,但精致,大画不一定好。要认真,对得起自己的感情。
[以上放幻灯片,下面讲座。以上是在黑暗中记录,字迹不清,以下开灯记录。]
我要自己讲画很难系统地讲,很对不起这些今天前来的美术史系老师,我讲得很零碎。[在座的有国画系研究生、留学生、美术史系老师。]
在老师面前我还是孩子。讲这个题目没理论。
只有山水画的一些零星感受。
我今天要谈:山水艺术的发端与笔墨的发展。
谈艺术,离不开发端。每个艺术家不可能面面俱到,只能发于一端,闪闪发光。
笔墨与艺术的发端有什么关系?
中国画是否除了笔墨再无其他?
艺术的发端,是发前人未发。他的成就自己有个想法,最后形成他的闪光点。
什么样的发端造就什么样的笔墨,什么样的笔墨成全什么样的发端,如黄宾虹,李可染。
一.黄宾虹。
黄宾虹的闪光点在什么地方?
作品黄山、青城一游等,根本不是画某一地。他的山水观和风景观是两码事。他的山水观是发山水之玄奥,强调山水的人化,不是山水可以玩,可以游,刻划地形地貌的不同。
《风雨晦冥》。(放幻灯片)
不同于李可染,注重山山水水的精神。精神景观,与物质景观两码事。一个大队、公社,西北与东北山不一样,它注重发山水之玄秘,穷大自然之无穷,探大千世界之未知。把山水画作为探索大自然的奥秘(的手段)。研究他的山水,如九华山、华山,看不出风景特色,很失望,看不出他的树叶点是什么树。他表现山水远行的气团。从这点出发来对待心灵的山水。如同真实的山水来要求他,就看不懂。我常遇到不懂画的人问,看不出东西,内行的人却玩味不尽。他的画是他的灵魂,是醒时梦。画心中的山,树是飘浮不定,强调内在,精神。笔墨可千变万化,但精神不变。远处一大树,近景却是一小树,没远、中、近景(的层次)。所有景象都是人化,在心灵中游动。我看这树大,就画大,远可近,近可远。画是醒时梦。对他来讲,这张纸,不是布局,不是摆设,陈列。而是心灵空间,超越了物理真实空间。他把整个画作为谜团来处理,大自然浑然一体,起承转合不符合他的要求。如果画石头的质量,怎么表现?他要揭开这个谜团。可能他揭不开。他的画画完后一个月还可画。他画不完美,他要探索无穷无尽。什么时候有新的感受,什么时候还可画下去,所以一个月后还可画。说他晚年眼睛不好,不是这回事。
从黄宾虹的发端来讲,他是揭示大自然秘密。我们学黄宾虹的时候,也不可否认其他艺术大师的发端。“笔墨清楚难,含糊更难”。与他一比,我们象孩子。研究他的笔墨,厉害得不得了。高在他最了解传统,又离传统最远。若不经意是经意之极。
其笔墨可以任你品评。科学家可以用放大镜看一个切片。他的每一笔都讲究,最清楚。最清楚达到最大限度的含糊,无穷无尽,浑然一体,不知怎么画成的,我们没这个能力看穿他,看他变戏法,看不透。
看画要看到高度。比如龚半千。
有人说:“五百年后经得住考验”。有的其实是笑话,有的是学问。
眼光要放远,站在美院、北京都不行,跨度要大,比别人差距大不行,要更大。
他最有法,又最无法。
一个留学生说我们不要临摹,我说:“你们在你们国家可以不临摹,到我们国家要临。”一个贫穷的人,不劳动但精神高尚,没意思。而一个有钱人扶贫,做功德,是了不起的。
中国画的学生,对传统要用心学习,上不好临摹课不行。
我的成功秘诀是首先吃透传统,再抒发自己的感悟,乱画。乱画也有法度的。除此之外,别无他诀。
与黄宾虹、李可染比,我是孩子;与历史比,我是婴儿。
二.再讲李可染。
他与黄宾虹截然不同。李可染发端于为山河立传,爱国的思想,显示出浪漫的感情,爱夕阳、朝晖、南方的黑瓦白墙,这种感情很少有人有这一种的。他与黄宾虹不一样,表现山河壮观,秀丽。他是《水浒传》,不是《西游记》。他有现实主义,又有浪漫主义。他最致力于地方的特色,桂林、黄山、绍兴、西湖。在传统的表达上,画每一个感人的细节,值得歌颂。因此,他的笔墨必然带有很真实的一面。他的用光,突破了前人。没有光他就不能表达。他创造了中国特有的光,远、中、近景历历在目。李可染说,远山一笔下去难啊!他不是在讲空间吗?虽是心灵的组合,但他还是重视写实。
“大家”是超越时空的,“名家”只是有名,以时得名。
历史上大家可信手拈来。石涛、龚贤发端都不同。龚贤沉静。董其昌又不一样。他发端于什么?南北宗只是一般人讲的,他是禅,一片清高,理论上提倡禅,又实践之。与潘天寿不同。潘天寿孤高,霸气,一味霸悍。要想自己往哪方面研究?艺术是各异的。不要去拉开距离。人不一样,画就会不一样,不可能雷同。要画自己的人格,要净化心灵。
现在对待传统很不好,对不起古人。这么好的条件,古人画放在教室,不去临?!这与经济大潮有关。
我这个人性格不好,又讲了题外话。但这是真话,心里话。希望同学们踏实下来,学传统,为传统增砖填瓦。
对传统既要认真研究,顶礼膜拜,又要发展它,要跳出它,不被它抓住。站在历史的高度,超越时空的高度,地球的高度,看到别的国家的传统,好的传统,站在历史长河的制高点,把毕加索、凡高拿过来学习。要拉开距离,又要吸收,否则营养不良。
孔子是大家,是我们曲阜人。站在儒家讲,与道、佛不同,但他是世界公民,是地球人。外星人进来的话,会对孔子崇敬。我们对外国的大师也要学习,不能只看到四大发明。
我们是地球人,不是南方人、北方人。有区别,但不要去分开,要吸收。
不管抽象、具象,都要吸收,这是人类共同财富。
再讲一下“以石观画”。
(袁宝琳提醒时间不够了,不讲了。)
袁宝琳:贾老师眼睛不好,岳母去世,这种情况下来讲座,很不容易。让我们表示感谢。
(掌声)

970403
上午听了贾又福讲座,认为他是个谦虚、严肃、治学严谨的人。我早已在大电教坐好,他进来时,我感到他不像照片上那么精神、动人,而是个子不高,或有点矮。面容沉寂,头发也花白了。看幻灯片时他讲解了一些,到他坐在前面作讲座时才集中体现了他的思考。
他是我长久以来所爱戴的一位师长,他的画激动过我,给我许多启示。(略)他对传统山水的打破,突出山水块面结构的图式,那种精心处理的石头质感,神秘光源的处置,大自然的禅境化,传统山水明暗画法的现代翻版,――所有这些都曾在我的思考之中。
我与他带的96级山水班硕士研究生马天戈、陈浩、张欣等人(我教他们的研究生英语课),与他教的本科生都交谈过,不断了解他的思想、作画方法和过程、他的对生活的体验。有一点是众人一致的,即他对龚贤的推崇,对传统山水技法临摹的重视。
今天讲座,他更把一点明确了:要画好画,首先必须临摹大家,之后才可变通,抒发自己情感。
这也是其师李可染“以最大功力打进去,以最大勇气打出来”的翻版。
过去,我对此激动过无数次。
现在,我对此不能苟同。
因为,我正在走着完全不同于此的一条路。

970405
笔触画法更雄壮,可以铺底再画,干后再提亮,加暗,作各种调整,一层叠一层,色彩丰富。
皴法则事先要考虑周全,将颜料都集中醮在笔尖上到画布上调和,边调和边皴出边缘线。这种一次画成的方法很有层次,色彩微妙。但如在其上再作修改或铺上一层颜料,则没有第一遍的清新与感性。

970407
你若是胸次自有千山万水,自有千颜万色,就不必“行万里路”,作画必写生。当代社会出现各类摄影、图片、电脑、电影,这就是信息。
我的基础,一是长期观察,一是坎坷经历,合而为想象。
我长在九江,北有长江,南有庐山,每天望山看水,山壑自小就在胸次。后又到北京上学,跨长江,过黄河,去长春,登华山,访西安。毕业后更是涉足广州、深圳、上海、苏州、杭州、福州、厦门,等等。出国又访莫斯科、华沙、巴黎。这是我长期的游历和长期的观察。
坎坷经历自不必细说。
然而,我目前的山水创作,只是意念,只是想象,并非描写一山一水一地一景,色彩、山形极端个人化。
若有机会,我仍将写生。大自然色彩太丰富,太细微,太超出我们调色板上那可怜的一些颜色。但自己的意念又可概括,根据自己的想法来夸张。

970411
上午在国画系山水研究生画室听贾又福的讲课,主要是每个研究生带来自己的作品,由贾逐人逐幅作品讲评。参加者中有我的英语学生、96级的马天戈、张欣、陈浩,有韩国留学生金奇沃、柳逸善等,以及其他研究生(刘荣)等,共计十二、三人。
贾知道我是马天戈等人的英语教师,问了一下他们的英语学习情况。我又介绍了一下我是用油画自己画山水,想来听他讲课。他很欢迎,并极其谦虚地让我先行。他给我的印象是极其和蔼,亲切,没有一点架子,讲课过程中真是诲人不倦。学生的每幅作品他都看,然后挑出较典型的挂在墙上讲评。从上午10点到12点,仔细地分析,从构图、笔墨到传统与现代的关系、学习与发挥、临摹与创作,层层深入。他语气平缓,只要有问必详细阐述。过去我看他的画,为他的气魄和胆魂所激动;今天站在他的旁边听他讲课,又为他的人格的崇高而敬佩。他是一个好师长。如果说,要从我最近十年来接触的人中挑出一个我所真心爱戴的人来,他就是名副其实的这个人。

贾又福讲课录
中央美院山水研究生画室,1997.4.11. 雷亮记录。
林风眠是另一方面的传统,不是中国画家的传统,他把另一方面的传统吃透了。
笔随着情感在动,注意整体效果,有时笔虽少但也觉得够,因整体好。整体的气脉要够。远观与近观都应强烈。“远观其势,近观其质”,但做到的人不多。
画画时感情更重于形式,太强的形式感可能会损坏感情的表露,不自然,不真实,这是创作的关键,感情很重要。
追求新的东西,一开头会碰到许多问题,不太顺手,不轻车熟路,这很正常。如何用学过的常识把新的情感比较和谐地表达出来,这是个问题。
潘天寿浓墨的轮廓两边有很多变化,而且一笔下去毛笔的运转有许多不同。一定要讲究吹毛求疵,每笔、每墨都要讲究。
东西方问题:先不管它,先看自己的感受,但画要有画意,要禁得起推敲,有品味。必须反复试验,让它在形式上完美起来。
画面用笔少时更要讲究用笔,不要几笔等于一笔,要有一笔等于几笔的感觉才对。
现代青年人的画应不同于古人的画,应多一些新的东西,要有时代感,有特色。
临摹课上要斤斤计较到每一笔,古画的程序性也要讲究。
画面上有好的东西,也有坏的东西。但往往是坏的东西给人的影响最大,使人不爱看,一走了之。有时越真实,和相片一样,就越不像这个山。
如果想的肤浅,画的就肤浅,不会有大收获。
在一张画上应多花时间,多搞几张,反复弄就会积累出经验来。(讲课完)

又:
最近一直在读(德)马克斯·多奈尔《欧洲绘画大师技法和材料》,极有趣,其中“技法”一章让我收益匪浅。

970413(晨2:30)
一人独自,唯有天上神灵与我相伴作画到此时。
前天在画布上打铅笔稿后,用黑色勾线,再用稀释的颜料打上赭石、翠绿二种冷热的底层色。昨天干后,便在其上从中间色向明、暗两端发展。黑线稿不少被涂抹掉,只是按其提供的方向画出山的大势。在底层色上修改了不少。今天白天还要作第三层色,主要修改轮廓,突出高光和最暗部,协调各部分色彩,如可能还要用毛笔再勾一次轮廓线。
最近的作品,重技法而不太讲究表现情感。这不好,但是必要。语言这一关必须要专门研究,否则词汇太贫乏。
皴法已被油画笔触代替。因为皴法不可在其上修改、覆盖。
(晨9:30)在中国山水史上,赵伯驹《江山秋色图》在山水构图方面达到了登峰造极,而王希孟《千里江山图》在色彩方面达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地步。
抓住这二家,就掌握了山水之妙。

贾又福老师讲课记录
97.4.18. 中央美院山水研究生画室,雷亮记录。
(评点刘荣山水作品,2幅色彩,6幅水墨)
一个画家如果亲近大自然,就会与自然交流、感染。
色彩越多,越要凝聚。“单纯”的震撼力。凡高强烈,并不是色彩多,而是有内部联系。色彩的单纯很重要,有一种力量。
一张水墨画,黑白很复杂。明度微妙变化,代表红、黄、……千万种颜色。颜色种类可更多,但(只有)一种感染力、一种颜色。(这就是)统一和谐。
这幅山区水墨可以嗅到干草味,一个养鸡的地方,很宝贵。
要把心里想的东西表达出来。要从生活中来,再努力提高。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没有对生活的认识,对人品的要求,那就脱离实际。写生加整理,我们还是不满意的。
用心灵的光,照到哪里哪里亮。用外光、自然光都不可解释。心灵需要这里亮,就追加在这里,但最后要和谐。
离生活远一点,就是要有艺术性,但并不是脱离生活,心里怎么想就怎么画。关在屋里画,不与自然发生联系,现在社会上有这么一些人。提倡下了大量功夫,把大自然研究最透彻,再离大自然越远,超出生活。如果一味离生活越远,闭在屋里,不行。
脱离生活,脱离政治,不行,不可能的。
不仅要用眼光,还要用心光。写生好,但远远不够。不锻炼心性的能力,更不够。写生不好是基本的不够,不会精神化是最大的不够。这个观点大学同学可讨论,一家之言。
我们的主观认识是慢慢积累来的。可互相讨论。
一幅画第一次不好,第二次再来,第一百次就好了。
我们大家可互相提一提,品评一下,缺点优点都提。

(评论金奇沃2幅小景)
农舍小鸡这幅有生活气息,有感受,小鸡很好,草也细腻。
小的那幅,太概念化,很危险,山石没有自己的感情投入,是现成的东西拿来。画上一有概念化的东西就要注意。这种习气是注解性的东西,形成后很危险。你是研究生,要研究程式化的东西。

(评论陈浩2张山水水墨)
陈:去年去了很多山,想画山石的一种感觉。
贾:具体什么感觉?画完没有?
陈:一张已完,另一张不知怎么处理。
贾:什么感觉?大家可帮你提一下。
陈:山石被水冲的,象云也象水,圆圆的。右面画想画太行山感受,白天看山特别黑,有时又特别亮。
贾:用了功夫画这二幅,但很多毛病。克服之后不就好了吗?先研究生活,再远离生活,过滤,该要的东西升华。没有最近不可能有最远。心灵怎么驱使,笔就怎么走。
李可染的学生都很用功、刻苦,积累很多。但你的优点没有画出好的东西(?) 【但你的优点没有发挥出来,画出好的东西?】。对审美的层面还没提上去。在研究生这一层上,不应该出现这种问题:右面山写实,写生来的,左上面的云彩完全照搬古人壁画。右面太繁,左上太简,二者不和谐。这种云要用自己的手法来概括,不能照搬。你们不要躲在家里画,要交流,问别人。
左面画很好,发现了石有云的美感,有水的美感,但没画够,要再想。我不出什么具体主意,自己去想。创作中需要联想的东西,迁想妙得的东西。还可继续画,想法很好,不要放弃。
积累厚不厚的问题在临摹课上就应解决。你作品中这种轮廓线拿剪子可以剪下来,能说厚吗?这里白的可剪下来,黑的也可。看局部还可以,整体上轮廓就不好。
同学们没有老师时,范本就是老师。心要静下来。

(评论韩国女留学生金延玉的作品)
金:这张看起来不努力,但我很努力。想画山林、羊,但不知道怎么画,不知道,很乱。象我的中国话一样。很多困难。东西想的很多,不能画出来。我的素描能力也不够。
贾:素描与中国画关系不大。暂时不要想素描,放一边。只要想生活中的恋爱,放弃石涛,画你印象最深、最美的山。你以前的山,看似随便,但有生命力。这幅画上缺一点东西,缺生命的活力。你很喜欢那个地方,但太小心翼翼了,太担心画坏了,影响了树木的生命力,经常害怕。
创作的时候要自然体现出传统的东西。一方面要好好学习传统,一方面要大胆地去画,不要考虑象不象中国画,创作时要暂时放一边。如学英语,中国学生老考虑发音时对不对,要先讲,讲完再纠正。
太拘束会影响你的无拘无束地表达。我肯定你的状态,你这样认识就这样画。艺术语言还要提高。不生动,不个性。象石涛,并不好。应该学你自己,学金延玉。
基础不好,也要表达自己的感情。一上来学传统,学中国画,就会埋没自己。真正懂表达自己才是最宝贵的。要想提高自己的艺术语言,又想表达。这幅画不够的地方是象古人,要离古人远一点。要象你现在这个人。
表达你自己的感情为主。自然地用上学到的本领。不能每一笔都想古人,要想自己的心情怎么画。
要问自己的心,而不是古人。
【太精彩了!】

(评论马天戈2幅山水水墨、农舍)
金延玉:我如果喜欢一种线,创作时也可画吗?
马:我用水墨表现那种农舍,用线造型。
贾:你是想开拓另一种途径吗?(手指雷亮)你是英语老师,也可谈谈。
雷亮:他还在探索,没形成自己的思想。二张不一致,包括前面讲的陈浩的作品。心灵没找到,所以还在犹豫。
贾:要随心所欲地画。不受约束与受约束、累与不累这一关系很大。下星期你们带多些作品,以便大家共同研究。
首先,越随便越好,第二个问题是越随便越耐看。最大限度的自由与最大限度的约束。回答:最大限度的自由来自于最大限度的约束。为什么你这张画不好?因为没有最大限度的约束。
生活中平常的东西用不平常的手法来表现。
我们今天的讨论很好。每一个人都发表意见,都很真诚。可以考虑这些意见,也可不考虑。唯独不认真画不可以。可以保持自己的独立思考,但必须认真画。

970421
俄国红旗歌舞团在中国北京演出的二战时期歌曲太雄壮了!太雄壮了!甚至比肖华《长征组歌》还要好!那雄壮,那稳健,那悲愤,那步伐!催人泪下!催我泪下!
我一边作画,一边听着收音机里的听不懂词的合唱,心情太振奋了。这就是艺术!艺术就当如此!决非小情调,而是史诗!
这与我的绘画合一。
我要歌颂的,便是大英雄。他产生于战斗,产生于激情,产生于生死。

970423(凌晨2点)
仍在看着画。夜晚只有我一人。天地属于我。
吃着苹果、黄瓜,吃着饼干、窝窝头,想了好长时间,只改得了一点。发现了不少问题,今后要注意构图,线的运用,这二个问题太重要了。
(下午4时)完成作品4-23了。它从4-15开始,一个星期内,除(在美院)上课、出外办事之外,只要有闲空,立刻就坐下来画。左右邻居说我怎么这么短时间画了这么多画,哪知我是“将别人喝咖啡闲聊天的时间用来写作”。(鲁迅语)
Picasso是形的国王,Van Gogh是色的君主。

970425
贾又福讲课录
美院山水研究生画室,97-4-25,雷亮记录。
(评论马天戈2幅水墨画,探索性作品,山,农舍)
马:想画新的水墨画,不按传统。下乡时看真山真水。现在远了,山的结构难于找出有意义的东西来表达。
贾:你的方法是想在手法上一反常态,试验,表达一种想法,是吗?
马:主要是想在艺术语言上突破――我的想法。
贾:在创作课中首先要表达感受,探索在下面可搞几年。
马:方法比较确定时找感受,感受比较确定时找方法。表达感受时探索方法。
贾:你可以这样画下去,画到最后,我们要求4张作品有自己的感受,你可以这样探索下去。古人没有方法,打破常规的方法。常规的方法我们不满意,古人先淡后浓墨。你意识到这个问题,这种一反常态的精神大家要学习。
接下来,总要有个比较。如果探索不深,方法又不固定,别人怎么跟你品评?怎么上这个课?
如果不是在上课,我会说你继续下去。会鼓励:“试试看,会找出新的东西来”。但我们创作课有要求,8节课要画出4张画来,有一定要求。
搞艺术必须要一反常态的精神。但现在学生时期要有一定要求,符合创作课的要求。
对大自然要有极强的表达欲望,引起别人共鸣。对大自然的切入,别人也有感受,有共鸣。
好的是你与别人拉开了距离,不足的是没有浓缩,没有构成震撼力。这种震撼力不可抗拒。就像美术展览上,好的作品走过去了还要回来看一看。
学校有规范,是种约束,按部就班,上课就要这样做。
一句话,表达自己最喜欢的东西,讲自己的语言,这最重要。
一是课堂上怎么要求,一是画家自己作画。二个问题要分清。
艺术有广泛的规律,有局限的规律。如临古人画,每一笔要准。大师讲,艺术诞生于约束,死于自由。这是一个真理。
农民见太阳,说“太好看了,多象个鸡蛋黄!”文化层面不是很高。如果要很高级,就要不断学习语言。
画太细了不好,太简了也不好。太细了象苦役,董其昌就要雅兴。

(评论陈浩2幅水墨,山、云)
陈:去雁荡山有感情,画得很吃力,古人办法用不上去。想克服过于精细的毛病。
贾:山脚的石头象龚贤。象龚贤与象李可染、黄宾虹、张大千没有区别。谁都不要象!愈想到某个画家时就要离他远一点。一想到生活就要离生活远一点。这一点要象马天戈学习,一反常态。一碰到什么东西,就要蹦出自己的东西来。创作没有自己的东西不行。
这种分寸很微妙,很难把握。要有龚贤的东西,但又看不出象龚贤,这很高级。

(评论张欣表现性田野、枯树丫、淡色,4幅)
张:想多画几张,自己找一个定位,但还未找到,有矛盾,还不确切。想表达树、田等生命力很强的东西,可能离文人画远一些,直接看到生活中的东西。
贾:生活原型与艺术的关系。一旦成为艺术就不可能再还原为生活。艺术带有主观因素。
首先要认识明确。开始离生活近一点,认识发展变化了,就远一点了。社会上有画家硬把自己提到离生活远的地步,很不好,如:搞一张白纸就说是作品。

970426
只要一见到上好框的画布,我便会情不自禁地用手抚摸,那布纹,那做过底子的粗糙不平或平整如纸的布质,叫我舒服极了。手感极好!每每在别人宿舍见到空白画布,都有填满之的欲望。
我适合用平整、光滑、雪白的底子。“平整”可使我运用皴法自如,圆尖笔也使用轻松。“雪白”为的是可以映衬出鲜明、强烈的色彩。经过这二个月的画布作画,灰底子使画面发闷,色彩不强,不适合我。
底子不能吸油。吸油也使色彩变灰,不亮堂。上光油不如颜料本身固有的油。
4-26作完的这幅有红飘带的、米罗风格似的作品,技法是:
用钴兰、普兰、粉绿,调少量调色油,在画的上半部用小排刷大笔地画出天空。用粉绿、酞菁绿、赭、桔黄画出下半部的荒原。
钴兰是为了明朗些。普兰:深下去。粉绿:与荒原的粉绿相呼应、联系。
地面的粉绿:清新,柔和,明亮。酞菁绿:深沉。赭:大地,暖些。桔黄:提亮,以备与以后将要出现的红相呼应。
一天后底色干了(有的地方半干或基本干),再作调整,强调某些具有形象、意义的笔触,使之类似鸟、鱼等动物。
用桔黄、白、朱红、酞菁绿等画出各类符号。
背景冷、暗,前景暖、亮,形成对比。
各类叶子等符号柔和、有节奏。红飘带是命运之带,横跨天空、地面,给人以亮堂、希望。乌龟是长寿之物。凤凰隐衬在天空,若隐若现。神鸟用白+钴兰圈住,使其突出,处于正中。
整个画面活泼、天真、浪漫,似音乐。色彩对比强烈。昨天做底,今天早晨9点画到晚10点,完毕。

970429 (晨1:30)
改画难于作画。修改必须具备全面修养,对全局的把握。这是近来改画的一个心得。
昨天伍劲来看画,认为:
86-91年的作品,单纯、质朴,艺术感染力强。
95-96年作品,气势宏大,手法上单纯些(如皴出来的线),但感觉非常好。《去日苦多》、《守而不攻则自毙》是代表作。《无人识此好丈夫》极浪漫之幻想。
97年的布上作品,构图上是全景,反而不如95年作品抓住某一个具体山势刻划,零碎,程式化。
△下午5:30去学院食堂吃饭的路上,见西边落日金黄耀眼,光芒万丈,今记之:
(草图及色彩图,略)
太阳最亮、最红,是朱红+中黄+白,最热性。其周围扁平一带是稍淡些,呈椭圆形散光区,愈远愈淡,并转为青色,变冷,变暗。
每次见太阳,都禁不住驻足观看,细细品尝。

970430
贾又福讲课录
97-4-30 上午, 中央美院山水研究生画室,雷亮根据现场录音记录。
(评论马天戈4幅山水,农舍扇面)
贾:你追求新的,不在古人用线范围内。想法不错。
马:现在很难做到金石味,老辣。想突破,用颜色,明暗关系讲话,不用线。
贾:我不追求金石味,追求什么味道?自己要明确目标,可以从中外作品中吸收。这种思维方法是一反常态的,很好。有些东西不可脱离规律。传统艺术沉淀很多、丰富。各方面审美规律都要想一想。你的画有点不和谐,树与房子。没有阴阳,国家、家庭都会发生问题。
一条线可以有很多东西,也可很贫乏。一幅画很耐看,有什么道理?自然界中有很多都很自然,有刚也有柔。最大限度的相辅相成,就是最大的阴阳。两个大丈夫,大英雄,肯定有一个要倒楣,不和谐。
大画作为小画来画,小画作为大画来画。“治大国若烹小鲜”

(评论陈浩二幅山水,淡设色)
陈:想往心中山水发展,但有许多冲突无法解决。李可染过去的审美观念与自己想的冲突起来。李可染说要积墨厚、黑,注重质感,有规矩。但自己想,如按他的发展,无法画自己的东西。
贾:这不是李可染的方法问题。李可染表达自己的心性,饱满,很好。他能站在世界高峰,有其道理。非常好。但我们感到约束,这是问题。李可染的饱满之后要想到空灵,一实就要虚,这是认识论上的问题,不是李可染的观点的问题。抽象不是完全抽象。一幅油画为什么好?其颜色打动了我们。抽象画妙在分寸好。我们要实实在在。
你们每个人动脑筋,很好。你们的近作画面效果也可能不惊人,但都在解决问题。
我们要学习古人的、前人的东西,但创作时不可扔掉它们。最大限度地深入生活,最大限度地表现自己。孤立地执着于一方面都不行,心中的境界基础是深入大自然。
74年我画画时一会这样,一会那样,不知怎样好。自己也没办法。后来就去画山,慢慢走出来。
金奇沃这二幅作品质朴,我只对树、对草感兴趣,因此好。(这是)自己的感受。
要吸收李可染的好东西,消化,变为我们的力量,长劲,开荒种地。用李可染的东西来看东西、创作当然不好,但目前学习就要象他。黑到古人没有的黑。
要看到古今中外,学素描,油画,我们的东西就更多。古人不会表现亮感、质感。我们发挥我们之长,为什么不好?
李可染从古人走出来,有自己的东西。
借鉴地吸收,为我所用,不能拿来安在我身上,要吸收。我就注意亨利·莫尔的雕塑,不同于汉唐。我吸收它。缺营养就吃力。
研究生活,研究传统。再加一句:研究自己。研究自己的生活,自己的灵魂,自己的……。
可以去公园看石头,画石头,从中悟。
不求然而然。如骑自行车,一倒你就会平衡,要“合道”。(一边在宣纸上写下“合道”二字)
中国画、油画都一样,达到高的层次都一样。画油画的不要说不懂皴法、线条,画国画的也可看懂油画。

(评论雷亮4幅山水油画作品,即《红太阳江山图》(96-12-7),97-3-20, 97-3-29, 97-4-23)
贾:好,现在我们开始看看雷亮老师的作品。你先说说你的想法。
雷:我想表现的是大好河山的宏伟、壮丽。我从小长在九江,每天看长江、庐山,这对我是个熏陶。
我的性格是很强烈,冲动,但又隐在理性的外表之下。天空中的桔黄、赭石,非这样用不可,否则无以表达内心的情绪。
用西方的油画色彩来画中国山水,东西方的结合,——自己努力想做到,但仍在探索阶段。[我因为要和贾老师对话,无法再记录。以下我根据当时现场录音记录。]
贾:好,大家谈谈。油画系的同学可以谈谈。很有意思的作品,很有意思。一块谈谈,都不是外人,都是自己人嘛。
油画系二年级本科学生甲:我认为他的油画形式感太强了。
贾:形式感很强,但过了一点,是吗?
学生甲:那西方传统的东西与中国传统的东西理解得稍微有些表面化。
贾:说得具体一点。也可给他提出一些参考意见。
学生甲:他想用油画画中国传统的山水,又想把西方油画那种很有震撼力的东西两者结合在一起。他在更传统的东西里面找的太多了,而在西方如空间、体积方面,中国的线、墨、韵律感方面找的少一些。在更传统的东西的表面上找的多些。他的想法挺好的。
贾:哪一张比较好一点,哪一张差一点?
学生甲:这一张[指作品97-3-29]西方的感觉更强一点。
贾:(沉思)嗯,是,这很有意思。这对我们国画系的也是个新题目。(笑)哈,哈,……
雷:我就想探索,想把国画和油画结合在一起,两种东西我都很喜欢。
贾:对,大家都谈谈,我觉得很有意思,很有意思。他是我们这里的一个老师,教英语的。一个英语老师能画出这种画来,能有这么大的兴趣画,这有点不可思议的。你们都谈谈,为什么要你们谈?我真心想听你们的意见。
油画系二年级本科学生乙:我看来他走的是一种中西结合的探索,想表达自己精神上的一种东西。这种色彩从西方油画上来讲吧,火气有点旺盛。
贾:这就是颜色上比较火?
乙:也不光是颜色上,也指整个画的画气。
贾:这种火气是一种精神状态?
乙:对。其他的我就看不懂了。
雷:可能是这种赭石、桔黄,你指的这种火气?
乙:我指的是整个画的精神状态。
雷:其实我的性格很强,心里老有一团火一样的。我不用这种颜色表现不出来我的东西,我到了这个时候一定要用桔黄啊,赭石啊,来与翠绿对比。如果不这样对比,我心里就挺难受的。
乙:你内心很澎湃,但用中西结合的手法倒不如单纯用西画的手法表达更好,用中西结合的手法我认为不是太适合。
贾:很好,大家谈的表现出思考了很多东西。我觉得今天很受益。不同的人,比如说我们老师想的问题,这位外语老师想的问题,我们研究生想的问题,跟他们油画系学生想的问题,都考虑精神境界的问题,我觉得很受启发。就说是,艺术到高层次都是相通的。我们谈雷亮的画,不是针对画,而是针对你的艺术。如果针对你的画,就很受局限。如果针对中国画如何与油画揉和起来,针对这样一个大题目,来谈一点就很可贵。如果针对画,人家可能会说这是一个搞外语的,可能有许多其他(技法上的)因素。我们谈的是他结合中西的艺术,大家可放心大胆地谈。白允生谈谈。
白允生(韩国留学生,山水画专业研究生):我一开始看也是不很舒服。从构图上来讲呢,完全是中国山水画的构图。材料上是西画。想法是很好的。我说得很不客气,我的感觉首先是为画而画,要说什么也不是很清楚,油画也好,国画也好,首先要表达自己的感情,这是一切艺术的出发点。这些作品考虑的是明暗、远近之类技法。我听说李可染先生借用很多西画手法,但是他画出来的还是国画,水墨画。如果用东方绘画构图来表现西画,我是赞成李可染先生的。最好是不要画山水画,而是要表达感情,这很不妙。现在这四张画,手法上还是接近西画。他的情况不是很详细,但画上有些地方还是有感情的。他上面的这张画[指96-12-7]气魄很大,但不是从感情上来讲的。色彩上,绿色和红色,无论是国画还是油画,都很难用。尤其是黄色与绿色完全是对比的,不是象刚才贾老师讲课时提到的,很“合道”。
贾:(对雷)大家的意见都是参考,多听一点有好处。很好,这等于是几个系里共同来讨论雷亮的艺术,这多好啊!这种机会很难得,对我们中国画系也很有益处。
陈浩(国画系山水研究生):我认为,雷老师用的是油画,但用中国画的散点透视的办法,看上去特别新鲜,尤其是上面那张[指96-12-7]横幅的。
马天戈(国画系山水研究生):我觉得中西结合的话很难,结合得不好的话就会把二方面的传统都抵消掉了。理想的是两种结合不是很明显,让人感到自然。如果让人看出来颜色是油画的,构图是国画的,那样就不太好了。
贾:现在几点了?[答:12点差10分] 呀,时间太紧了。(对雷)因时间关系,大家的意见你下去好好考虑考虑,可以吗?我说一两句话吧。因为我没有发言权,我不知道对油画怎么提意见。我提一点意见,我就要走了,更多的你要考虑大家的意见。
我觉得你给你自己出了一个很艰难的题目。千万不要听了别人的意见就灰心了,千万不要灰心哪!
雷:我不会灰心的。
贾:你选了一个比较好的题目。你要从哪儿去突破呢?你选的这个题目,太困难了。为什么呢?你没有受过科班的训练,油画、国画你都没有受过。但另一方面你又是北京大学的毕业生,你修养很好,文学方面和学问方面都很深。但从画的方面来讲,第一,油画没有受过科班训练;第二,国画也没受过科班训练。可是,你选的题目,恰恰是要把它们两者结合起来。(激动地)你等于,一个人背上了两座大山。这太重了,这负荷太重了。国画要解决的问题你要解决,油画要解决的问题你也要解决,但你恰恰又没受过这方面的专门训练,因此,这个负荷很大。
那么,这个题目又是个非常有意义的题目。你的想法,你的激情!为什么你有那么大的激情?因为你觉得它太有意义了!(雷:对!)所以,你才有这么大的激情,对不对?(雷:对!)你的激情是很真诚的。很有激情!我看得出来,你很有激情!所以你的画,虽然没有完全表达出来,但我看得出来你很有激情。他(指学生)为什么说你没有激情呢?是因为你没有表达出你的激情,并不是说你没有激情,你没有表达出来这种激情。从画上看你没有表达出这种胸中的激情。
(拍掌,激动地作手势)就是,有了激情,怎么样表达,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上次讲课给大家举过的一个例子,比如说,有了激情,表达得好,它可能很高的意义,表达得普通呢,它可能也就普通。激情并不等于艺术,激情是艺术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没有激情也不称其为艺术,但是激情不等于艺术。
有了激情怎么样表达,有了独到的认识怎么表达?比如说,心灵的境界是第一位的,修养、心灵的境界、心灵的状态、精神状态、精神境界,所有这些高的标准是第一位的。有了这些第一位的,那么,第二位的艺术语言就上升到第一位了。
雷:所以,我特别羡慕他们研究生可以临摹荷学习技法。我平常只要看到好的画册,就去借,就去买,去研究语言。我就是这样来学习的。
贾:对,对,对。我们去看画册,去研究画册,去读,这都是修养的方面,但是实际的操作也是很重要的方面。我们讲技术,有时讲“至真”、“至难”这二点,就是你的感情非常强烈,你对艺术这么真挚,这么真诚,这种“真、善、美”的“真”也具备,非常真。但是,“难”还不具备。在技巧方面,在高层次方面,暂时还不具备。这两个方面怎么让它们合起来?我认为,这是一个需要努力的问题。我这是从艺术发展的规律上来讲。有了这种好的想法,怎么把它表现出来,艺术语言就成了一个突出的问题。怎么解决艺术语言呢?从哪方面入手?这我就说不好,可以考虑一下。但是,就现在这样马上就画起来,不是说不可以画。你的感觉也比较新鲜,因为你这个题目本身也就是个新鲜的题目。没有人这么搞过嘛。
雷:所以有时候我也觉得很困难,压力很大。
贾:你的压力会很大的,他们评画也会觉得压力很大的。(大家全笑了)油画系的会觉得压力,国画系的也一样,我就觉得压力了。
(关切地)所以我说,你一个人背上了中国画家和油画家两座大山,这两座大山都很沉重。所以说,你的压力很大,肯定会压力很大。
但是,不说不可以搞,一说有压力就不要搞了,说这种形式不行。刚才马天戈说了,这种形式一看是中国画的形式和油画手法,意思就是说,两方面都还薄弱,欠缺一点。那么,国画内行一看,好像国画不够。那么油画内行一看,油画也不够,两种都欠缺。这都是由于你担子太重。你的感情是实实在在,而且也是真正激动,也是很强烈的。但是它毕竟要恰如其分地表达到一个高的水准,它才是一个高的艺术。没有恰如其分地表达,它就可能是一般化。就像我们那天说的,一个老农看到太阳落山,他觉得太阳好看,就说:啊,它多象个鸡蛋黄!我举这个例子只是想说,表达太阳落山,可以是诗化地表达,也可以是形式化地表达,也可以是物质的联想,“它像个鸡蛋黄”,它就不是很好了。但是我说的是,你这种艺术不是这种鸡蛋黄的比喻。就是说,意思还没有掌握高层次的绘画语言,因此画起来就会比较吃力。
但是,你提出的这个题目又是非常有意思的一个题目,可以去发掘,可以去搞。如果弄得好,你就很了不起!你不能说,大家一提意见就没有信心了。你的这个题目永远是个好题目。怎么样在具体的方面下些功夫,你要努力。有一点突破,它就很好。不要讲很大的突破,有一点就好。你用油画画的这种祖国大好河山,而且是心灵化的大好河山,你看好不好呢?这不是写实油画。中国人,中国画家看到你的画会说,哎,这是有中国气派的画,它又是用油画画的。画油画的人说,哎,这是很内行的油画,但是在油画之外,又有中国画的意味。太好了嘛!
青年画家有个叫曹吉冈的画得也不错,舆论不错,也是画山水,油画系的。探索也很可贵。
(对雷)今天他们对你的艺术提的意见,都是从专业的角度,从精神的角度来提的。比如说,学生提的“火气”,精神的火气,这个他是站在很高的角度谈的。
我想,说得白了一点,就是,你有很强烈的激情,非常强烈,想一下子把它表现出来,这种状态很好,这种愿望很好。但是它毕竟又要下一番功夫,要解决技法上的问题。“动复归于静”,强烈的感情表达出来了才是象那个学生讲的那样“不火”。就是,你先想一个容易的、自己比较能够承担的负荷,然后做一个什么样的练习。
我不懂油画,没有办法在技巧上给你提意见。中国画呢,我懂一点,但是,也没有办法具体要求,因为你的艺术是两个方面合起来的。所以你先琢磨琢磨,好吗?我实在说不出很具体的意见,只能从大的几个方面说几点观感。
雷:我觉得这样提很好,因为艺术上、精神上的东西,大家提出来,对我很有帮助。我下去作画时又可以参考很多东西,中西结合在一起。考虑以后,我要吸收到我自己身体里,然后再吐出来。(贾:对,对!)艺术语言方面我还要多下功夫,多做工作。
贾:首先,你这种强烈的感情,它是一种很强大的能源,你会有力量,对不对?你有这种感情,有这种强烈的愿望,你会下功夫去钻研技巧和语言,国画的和油画的你都会去钻研。你要没有这种感情就完了。首先要有强烈的感情,这就是很好的愿望。从技法上讲,你要考虑怎么样一步一步地提高,好吗?今天我们就到这里了。
雷:谢谢老师!

970430
贾又福老师每次讲课都是平稳,可今天一见到我的山水油画作品,却一下兴奋起来,振作起来,脸上禁不住的高兴。这四幅作品是:96-12-7(《红太阳江山图》),97-3-20, 97-3-29, 97-4-23。
贾老师热情地请在画室里的所有研究生、韩国留学生以及临时来听课的二年级油画系本科生提出自己的看法,不要保留,要公开地讲,即使反对也毙虚伪地赞扬好,要公开讨论这个题目。
贾老师抑制不住的兴奋流露于眉目,(从他平常评画时常坐着的椅子里)站了起来,对我,也对大家说:
你是背上了两座大山哪!一座是国画,一座是油画。你要中西结合,你给你自己树立了一个伟大的目标!你毕业于北大,文学和其他修养都很好,有激情,画面上看出来你内心汹涌澎湃,极力想表达。这就好,有情感这是作画的首要条件。你的基础跟不上,既没学过国画也没学过油画,所以会同时遭受到国、油两方面的攻击。刚才同学们对你的意见正好可以让你参考。你如果把这个题目做好,那太伟大了。这个题目(中西合璧,用油画画中国画)本身就是一个大题目,没有胆量的人是不敢这样做的。你不要怕别人对你提意见。怕不怕?(我心里说:不怕!那么多艰难险阻、冷言冷语、攻击嘲笑我都经受住了,今天力量的比过去强多了,还怕么?!)
你的画很有意义,出了一个大题目。我很高兴。我不懂油画,不能给你提什么具体的技法上的意见。但我希望你继续探索下去。
贾老师本来还要讲下去的,但到了中午十二点,他必须走了,才意犹未尽地结束了。他与我在我的作品前合影留念,并说下次课再看我的其他作品照片。
平常贾老师讲课总是坐在那里冷静,肃穆,分析、讲解学生的作品,即使是上次批评马天戈作品对古人临摹的不恭也只是很委婉地批评,侧面启发、教育。今天他一见到我挂在墙上的作品,立刻就被打动了,喜悦之情溢于眉目,褒赞之意露于言辞。甚至一反常态,站了起来对我讲,边讲还边做手势,怕我在别人的批评之下畏缩。临出门还特地与我握手道别。这一切都反映出他的内心深处被触动了,被打动了,他再也不冷静了,激动起来,讲了那么多话。
有这样的好老师,有这样的好鼓励,我还有什么怕的?!
唯一要做的,就是不辜负贾老师的期望。
埋头苦干,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来。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作心中画。

《艺术笔记》摘录(之一,960908-961231)
《艺术笔记》摘录(之二,970101-970431)
《艺术笔记》摘录(之三,970501-970708)

中国本土主义画派艺术:山水风景牡丹花卉油画、人物肖像楼梯建筑静物抽象油画图片
现当代美术批评艺术欣赏、艺术新闻、本土化画派艺术家  雷亮艺术网 www.LeiLiang.com